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10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阮歲年看著兩人一陣風般地離開,她站了半晌才軟腿地往床上一坐。

 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難道夏燁有暗疾?這事一旦讓人知曉,恐怕他的首輔之位必遭罷黜。

  燁叔怎會有暗疾呢?他才氣灼人,這般年紀已經站在一人之下的位置,偏偏身有暗疾……也許只能說,天底下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人。

  忍不住的,阮歲年替他惋惜著,思及他剛剛柔情似水的眸色,不禁又想,到底是給了誰,那眼神,直到現在還教她的心隱隱顫動。

  一覺醒來,說不出的歡暢,夏燁張眼的瞬間都能察覺自己的唇角上揚著。

  是發生什么好事了,竟教他一覺好眠?

  他無法在三更前入睡已經許久,今兒個卻像是睡了一輩子那般,令他渾身舒暢。

  吁了口氣,翻身想看看窗外天色,卻見夏燦和夏煜竟然并肩坐在榻上睡著,他不由微挑起眉。

  該不會……

  “夏煜。”

  聽他喊了聲,夏煜立刻張眼,起身走到床邊,“大人,可有哪里覺得不適?”

  “我又犯病了?”他啞聲問著。

  夏燦這當頭也醒了,起身松松筋骨,接了話,“也不算犯病,至少這回并沒有對人拳打腳踢。”

  “所以我昨晚只是在院子里走動?”

  夏煜看了夏燦一眼,便由夏燦回答道:“大哥昨天跑到隔壁阮府了。”

  “……然后呢?”

  夏燦咳了聲,臉色有些不自然,“大哥打昏了阮二姑娘院子里的護院,闖進了人家姑娘閨閣。”他只能慶幸夏煜發現得早,兩人動作也快,昨兒個大哥后來也算配合,才這般輕易地把人帶回來。

  兩個月前大哥突然冒出這毛病,會在夜里走動,喊他不理,要是動手拉他,就是一頓拳打腳踢,他差點沒被大哥給踢出內傷。

  唉,當初到底是誰要大哥習武練底子的?

  既然是個文官,就要有文官的樣子,手勁那么大,他要是不小心被打殘了,該如何是好?他都想修封信給二哥,讓二哥拿點主意,或者在外頭尋個名醫回來。

  “我沒做出其他事吧?”夏燁冷聲問著。

  夏燦撓了撓玉白細致的臉皮,苦著一張臉,道:“我也不知道大哥還有沒有做出什么事,橫豎我進屋里時,丫鬟已睡昏了又或者是被大哥打昏,而房里頭,大哥正抱著阮二姑娘坐在榻上……就這樣。”

  當然,在他進房之前到底還發生了什么事,恐怕就得問阮二姑娘了。

  夏燁捂著臉,半晌不吭聲。

  原來,他還是和前世一樣,總是下意識尋找她的身影,白日找不著,入夜后身體就控制不了地尋起她了。原以為他再世為人,這惡疾也該好了,豈料還是一樣。

  “大哥,我在想,要不我讓二哥在外頭尋個名醫好了。”夏燦小聲提議著。

  大哥這癥狀他問過大夫了,大夫說可能是夢行癥,這毛病說嚴重不嚴重,說不嚴重又很嚴重。不嚴重是因為對大哥的身體并無大礙,嚴重的是這屬惡疾,要是教人發現,大哥的官位肯定就沒了。

  所以不能在京里就醫,得從外地尋才成,否則要是這事傳開,皇上肯定會二話不說罷了大哥的官。皇上啊,近來正磨刀霍霍向大哥呀!

  “不用。”夏燁淡道。

  “大哥……”

  “這事我心里有數,不用再議。”這是心病,找了再好的大夫也沒用。

  夏燦知道是勸不動他了,只好轉了話題,“可阮二姑娘那兒該怎么辦?雖說只有我跟夏煜撞見,可大哥的確是闖進人家閨房,還抱了人家,也不知道那阮二姑娘會怎地,都不知道該怎么跟她解釋道歉。”

  “我找機會跟她解釋。”

  第三章  燁叔好奇怪(2)

  “大哥要怎么跟她解釋?說了她會信嗎?要是她真信了,卻將這事說出去……”

  “她不會說出去。”

  “大哥何以如此肯定?”

  “那丫頭是我看大的,我連她這點心思都看不透?我問你,昨兒個我在她房里時,你瞧她神色如何?”

  夏燦回想了下,漂亮黑眸微轉,“她只是有點怔愣,看起來不像是受到驚嚇。”

  夏燁暗吁口氣,慶幸自己沒有做出豬狗不如的惡事來,“就是了,別瞧她是個小姑娘,可是膽大心細得很,定是察覺我不對勁,與其讓她猜,倒不如跟她說個明白。”

  “可大哥要用什么名義約她出來解釋?別又是三更半夜溜進人家院子里。”院子里的護院被打昏了,冠玉侯今日知情后必定會徹查,接著就是再多派幾個護院將院子堵起來,想見阮二姑娘還簡單嗎?

  “我真不知道當初你是怎么考上進士的,怎會問出這等蠢問題?”夏燁嘆了口氣,擺了擺手,隨即起身更衣梳洗,見他還杵在那兒,咂著嘴道:“去忙你的,少在我這兒礙眼,省得將你的蠢病染給我。”

  夏燦不禁氣結,想他勞苦功高,昨兒個也不敢回房,就怕大哥又翻墻出去,大哥倒好,醒了之后就船過水無痕,還說話激他。

  怎樣,當大哥的就能這般囂張是不是!

  阮歲年沒天真地以為夏家真會給她一個交代,翌日醒來,還是忙著手上該忙的,尤其現在時近深秋,也該給府里的主子們準備幾套冬衣,便差了管事嬤嬤將城里春衣坊的掌柜給喚來,挑了幾匹布,照慣例各做了三套。

  “二姑娘,價格還是照原價嗎?”待布匹挑好,身量也量好后,春衣坊的朱掌柜萬分客氣地訊問著。

  阮歲年疑惑地看著朱掌柜,頻時覺得他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古怪。

  以往府里采買自然不會經她的手,價格自然也不是她定的,可她看過帳本,知道大伯母在春衣坊的探買是撈不到油水的,因為春衣坊是城里最名聞遐邇的成衣作坊,只要是有些家底的人家,大抵都在春衣坊做過衣裳,布料繡樣都是最新穎的,價格自然也瞞騙不了人,傻了才會在這一塊動手腳。

  朱掌柜看她的眼光并不像在訊問她是否照以往的價格,反倒像把她當成東家,問她是否要賣這個價。

  這真教她一頭霧水,最終只能輕點了點頭,就照舊吧。

  朱掌柜應下,帶著幾名師傅離開。

  而阮歲年才剛回到錦繡院,便有人來報玉鋪子的周掌柜來了,她忙讓榴衣將人請進。

  每個月的月初總是要對上一次帳,待周掌柜進了錦繡院的小廳,她便接了三本帳本,還有一只錦囊。

  “這是?”她拿著錦囊瞧著,直覺這繡樣像是在哪見過。

  青空藍這顏色并不好染,用的又是上等綢緞,角落里繡了一叢參天的竹林……這繡樣她真的見過,只是一時想不起來。

  “東家,這是夏大人差人送來,說是要轉交給東家的。”周掌柜恭敬地道。

  阮歲年微揚起眉,捏了捏錦囊,里頭似乎放了一張紙,她猜想也許是夏燁寫了道歉信,便讓周掌柜先退下。

  待帳本全都看完了,她才拿了錦囊打量了會,打開一瞧,里頭哪有什么道歉信,卻是一張房契。

  這算什么?

  她翻了翻錦囊,里頭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,那房契還是坐落在華平街上,那里可是市集,房子通常不是做家宅而是做鋪子用的。

  他給她這張房契,該不會做為道歉用?

  瞪著房契,阮歲年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,出手也未免太大手筆了,華平街上的鋪子可是叫價千兩的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10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新手网络赚钱项目 彩吧论坛首页官网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云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江苏11选5中奖规则 三分彩预测 扬州股票配资 江西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11选5旋转矩阵稳赚 湖南幸运赛车app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 最好的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湖北快3计划表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手机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