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11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她都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氣了,堂堂首輔如此財大氣粗,卻又如此惜字如金,連聲道歉,甚至解釋原委都沒有……看來,果真是一種難以對外人道的暗疾。

  到底是什么暗疾?不過暗疾都是隱而不宣的,燁叔不說她就不問了,再者現在的燁叔并不是她以往熟識的那個人。

  忖著,她將房契收進錦囊里,目光忍不住落在青竹繡樣上,想了一會,她進了內室與凈房之間的隔間,搜出了一只箱籠。

  箱籠里放的都是她小時候最珍貴的東西,好比母親在世時畫的圖,她啟蒙時父親送的第一枝筆,弟弟考中秀才被送去龍山書院前送她的一支簪……她一件件將箱籠里的東西取出,一件件都是她甜蜜的記憶,教她莫名的眼眶泛紅。

  母親不在了,父親也不睬她,弟弟兩年前去了龍山書院,只有過年才會回來,她覺得自己只有一個人,孤單得很難受。

  吸了口氣,硬是將淚水逼回,她才又取出最后一只木匣,打開一看,里頭果然也隔著一只同樣繡青竹樣的錦囊,她拿出一比對,果真都是一樣的綢鍛、一樣的繡樣。

  腦海中隱隱約約浮現了一名少年,艷絕無儔的面容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,將錦囊塞到她手里,然后對她說——

  “你打算一輩子都這樣賣傻裝甜?空有容顏就已經夠糟了,你真不打算再學點別的?”

  啊啊……怎么每每她想起關于他的事,全都只有這般傷人的字眼?

  回憶硬是將她浸在眸底的淚水全吹散了,拿前世的燁叔比較年少的燁叔,她真懷疑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。

  說來這些童年回憶她早就記不得了,要不是因為近來和燁叔接觸頻繁,她……壓根想不起。

  真不知道燁叔明明是這般毒舌,前世為何對她異常溫柔……他是撞到頭了嗎?

  搖了搖頭,她俐落地打開匣子里的錦囊,里頭竟是一張箋,題了蒼勁有力的四個字——

  有求必應。

  落款處題的是夏燁。

  她的眉頭緩緩攏起,疑惑不已。

  這四個字,不正符合了前世他待她的方式?

  寫這個給小時候的她,燁叔到底在想什么?

  垂睫想了下,她喊來榴衣,一起去了榮福堂,先是將春衣坊做冬衣的事稟了之后,再跟祖母說她要外出看母親的嫁妝鋪子。

  “多大點事,讓榴衣去幫你處理就成了。”昨兒個錦繡院里的護衛竟被人打昏,雖說什么事都沒發生,但已經夠阮老夫人怕的了。

  “祖母,鋪子有問題,東家自然得去瞧瞧,順便坐鎮,才不會讓底下的掌柜伙計偷懶。”

  她早就把理由想好,非要去瞧瞧夏燁給的這房契到底是哪家鋪子的,順便捎點消息。

  阮老夫人一開始怎么也不肯,但受不住她死纏爛打又字字帶理,最終拗不過她,點頭了。

  “你要去鋪子可以,但身邊得多帶點人。”這是她的最大讓步。“還有,既然要出門,順便再去一趟春衣坊,給你和你大姊多訂制一套衣裳,趕著十日后進宮時能穿。”

  皇后廣發帖子,讓四品以上的命婦攜女眷進宮賞花。

  阮歲年自然是一口應下,由著祖母發派人手,正要離去時,像是想到什么,回頭脫口就問:“祖母,咱們家和隔壁的首輔大人是什么時候開始交好的?”

  她實在想不透那張“有求必應”的紙箋他是用什么心態寫下的,只好試著從祖母口中旁敲側擊。

  “怎突然問起他?”

  “我前些日子去挑選祖母的壽禮不是昏倒了嗎?是首輔大人送我回來的,我就想首輔大人怎會如此的好……”

  一個外男送她回來,家里人似乎對這事沒什么特別想法,教她不禁好奇兩家的交情。

  “說到這事,還沒好好謝他呢。”阮老夫人輕嘆一聲,又道:“說到底是我和夏家夫人有那么丁點淵源,那時夏太傅忙于朝務,我便常在夏家走動,后來你娘親會嫁進侯府,也是因為夏夫人牽線。”

  “原來如此。”她嘴上應著,心里不禁想,那也是祖母和夏家的情分,每年年前時燁叔都會過府拜訪祖母不錯,但跟她又有什么關系?

  首輔大人給的有求必應,可是千金萬兩都買不到的。

  “其實那孩子也是可憐,早年喪母,隨之又喪父,家里冷冷清清沒個長輩照拂,又得照料兩個弟弟,還要忙科考,也虧他能熬得過來。”

  阮歲年輕點著頭,這些事她早年就聽祖母說過。

  “你那時年紀小,許是不記得了,首輔大人那時正年少,過府看我時,要是見到你在,就會抱抱你逗逗你,后來你母親去世,他還特地來看你,許是在你身上瞧見自己的影子,對你有幾分擔憂。”

  阮歲年眨了眨眼,怎么也無法將燁叔那淬了毒的嘴跟祖母說的擔憂模樣湊在一塊,可是……就這么淺薄的關系,犯得著教他付出這么多?

  “好了,快去吧,早去早回。”

  阮歲年應了聲,之后坐著馬車往華平街去。

  待馬車停在那張地契載明的地點時,阮歲年簡直傻眼。

  這張地契剛好就在華平街和長安街的轉角,是打通了五間鋪子的春衣坊。

  她不禁懷疑夏燁給的房契到底是真是假,畢竟春衣坊可是京城最大的成衣作坊,京城人家制衣的首選,光是一個月的進帳她都難以估計了,夏家怎會是春衣坊的東家?

  燁叔的父親是左都御史兼太子太傅,祖父則是兩朝帝師,一門清貴,子嗣單薄,迎娶的女眷也皆是朝中清流千金,哪有這么厚的家底?

  可是房契上有知府的押印不可能做假,而律例里,房契也包含了鋪子,所以他給了房契就等于是給了鋪子。

  看著房契,她不禁想起今曰春衣坊朱掌柜古怪的語意……所以朱掌柜已經知道東家易主,今天才會那樣詢問她?

  “小姐,咱們要下去嗎?”瞧馬車停在春衣坊前,榴衣以為是今兒個有些細節沒說清楚,小姐才特地再走這一趟。

  阮歲年回過神,點了點頭,帶著榴衣踏進春衣坊。

  朱掌柜一見到她,立即迎向前來,笑問:“阮二姑娘是否還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我要再多訂制兩套衣裳。”阮歲年先點明來意,重新再挑了兩匹布后,斟酌著字句,問:“朱掌柜可知道春衣坊的東家已易主?”

  “自然知道。”朱掌柜笑答。

  “新東家是……”

  “不就是阮二姑娘?前東家一早就派人來說,將這鋪子交給阮二姑娘,至于每月盈收則存進隆興錢莊里阮二姑娘的名下。”

  阮歲年不由微蹙起秀眉,“可是我在隆興錢莊并沒有開設……”

  “前東家說了,很多年前就在隆興錢莊里幫東家開設了憑證存摺,東家可以走一趟隆興錢莊瞧瞧。”

  阮歲年簡直傻眼,聽的是一頭霧水,直到她走了一趟隆興錢莊后才知道,原來十年前夏燁就幫她在只與商家往來的隆興錢莊開設了憑證,還有一本存摺,她可以隨時調看每月存入的銀錢。

  當她看完存摺,她驚覺自己是個富戶了!

  原來除了春衣坊的進項之外,他竟還在里頭替她存了十萬兩。

  要知道,冠玉侯府一整年的用度也沒超過五千兩銀!

  可是……為什么?燁叔明明待她淡漠又毒舌,為什么又背著她做了這么多?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11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一个公司的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北京赛车预测网址最全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1000期 万达彩票app下载西西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内蒙古11选5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福彩3d预测最准专家 体彩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新浪上证指数 河北快3开奖果 排列五走势图30期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