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14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“是,夏大人。”她順從地喊著。

  夏燁唔了聲,沒再搭腔。

  “對了,他……”

  “那個人你無須擱在心上,往后那個人不會再犯到你面前。”夏燁淡聲打斷她未竟的話語。

  阮歲年眨了眨眼,心想他怎會知道她說的“他”到底是哪一個人?

  很想問清楚,可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臉色閃過一抹陰戾,教她很自然地閉上嘴,覺得此刻不宜再問。

  不過既然難得碰上了,剛好可以問他錦囊的事,“夏大人,我想……”

  “難不成你不只蠢還十足死心眼?”都已經知道戚覺是個下三濫的角色,她還對他余情未了?腦袋不會是壞的吧!

  “……嘎?”她話都還沒問出口,就被他這突來一語給堵得整個人都懵了。

  等等,他這話是在罵她吧!

  “我到底哪里蠢了?”她忍不住問出口,硬是坐起身瞪著他。

  他真的是燁叔嗎?前世那么好,今生這么壞,她真的很難適應啊!

  “你哪里不蠢?”他冷笑反問。

  被人設計還傻傻地掉進圈套和那自以為聰明的蠢蛋碰頭,要不是他提早得到消息趕去,

  她可知道她會落得什么下場?

  這樣還不蠢的話,天底下就沒蠢人了!

  阮歲年俏嫩的粉頰微微泛紅,也不知道是給羞的還是氣的。

  她張了張口,卻反駁不了,憋在胸口的怒和委屈,只能化為點點淚水在眸底凝聚著。

  她都已經這么盡力的跑了,還被他這么罵……

  夏燁瞥見她眸底閃動的光亮,緊握成拳的手動了動,壓根不知道該怎么安撫一個小丫頭……喔不,當他抱起她時,她那身姿已經不是小丫頭,而是個成熟的大姑娘,尤其當她柔軟的胸幾乎貼在他的胸膛上時……

  “皇上駕到!”

  門外宮人的唱報聲教他猛地回神,暗罵自己下流,隨即瞥了她一眼,“躺下,我去迎圣……”

  阮歲年委屈地躺下,她現在只想蒙著被子哭一場。

  夏燁順手替她掖好被角才離開,叮囑著藥童看守,待他走近大門,便見幾名太醫已經在門口恭迎圣駕。

  “皇上。”

  “愛卿無礙吧?”大涼皇帝易珞神色關切地打量著他。

  “臣無礙,多謝皇上關心。”他躬身作揖,隨即領著易珞進太醫館。

  “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朕聽禁衛回報說你被個姑娘給撞進湖里了。”易珞在上首坐下,神色關注極了。

  夏燁沉吟了下,面似有為難地道:“……與其說是被撞進湖里,倒不如說是臣腳滑了,本該擋下她的,結果卻累得她一起落水。”

  易洛瞧他文弱的身形,也不想下他面子,嘲笑他是擋不住姑娘撞去的力道,轉了話題,問:“所以是你把人給抱到太醫館的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易珞這下皺起眉,然俊朗好看的臉上竟帶著一絲竊喜,“這可怎么辦好?你這么做雖是救人,卻也壞了那姑娘的清白……可知道那位姑娘是誰?”

  夏燁將易珞淺顯易懂的心思看在眼里,不動聲色地道:“回皇上的話,這位姑娘是臣的鄰居丫頭,是冠玉侯府二房的姑娘。”

  “是阮家的姑娘……”易珞像是在思索些什么,眉頭有些緊鎖,再抬眼時有些欲言又止,“夏愛卿,雖說阮家姑娘的身份與你并不般配,但都已經到這個份上,你總不能毀了姑娘家的清白,還置身事外。”

  夏燁臉上一沉。“皇上,那是危急之時,要是不將她抱上岸,她恐怕會——”

  “朕知道,朕自然明白愛卿不會故意壞姑娘清白,必是抱持著救人的心態,可一個渾身濕透的姑娘就這樣被你抱進懷里,又是在宮里出的事,你要是不娶了人家姑娘,朕要怎么跟冠玉侯交代?”易珞打斷他未竟之言,神色凝重地道。

  “皇上該是知道臣無法……”

  “盡管如此,你還是該給冠玉侯一個交代,否則你是要逼阮家姑娘絞了發當姑子還是……”什么下場,他相信夏燁明白。“如此一來,不就讓你的好意成了惡意,硬是抹煞了一條人命?”

  夏燁垂斂長睫不語,似是對這安排有多么厭惡和不耐煩。

  看在易珞眼里卻教他不自覺地彎了唇角,一會才又語重心長地道:“愛卿就當多養個人,有何不可呢?”這些年來他一直無法拿捏夏燁的弱點,如今好不容易有這么一樁事撞了上來,他怎能不好好利用?

  半晌,夏燁才嘆了口氣,道:“臣聽從皇上旨意。”

  “好,既然愛卿都這么說了,那么朕就下旨賜婚。”易珞笑瞇了眼,就喜歡夏燁明明厭惡不已卻又不得不接受的神情。

  驚才絕艷的才子、權傾一方的首輔,他行事向來那般周全,讓人完全沒能有見縫插針的機會,如今能拿一個阮家姑娘扣著他,易珞只能說皇后這場賞花宴真是辦得太好,往后只要夏燁對阮家姑娘不好,他就能藉此發作,靠輿論將他從首輔之位拉下。

  “臣,叩謝皇恩。”夏燁只能跪下謝恩,垂下的臉,藏住了微翹嘴角顯露的鄙視。

  阮老夫人趕到太醫館時,易珞和夏燁皆已經離開,于是阮老夫人便趕緊帶著阮歲年回府,然而人才剛到府,皇上的圣旨就到了。

  適巧阮正氣得知阮歲年落水的消息趕回府,剛好接了旨意。

  在宮人離開后,冠玉侯府竟安靜得靜謐無聲,毫無接了賜婚旨意的歡欣鼓舞,況且婚期還定在三個月后。

  廳堂上,眾人皆沉默著,而剛被阮正氣叫回府的阮正豐,在得知女兒落水的消息后也沒上前詢問一聲,只是靜靜地坐在一隅。

  阮老夫人沉默良久,沉聲問著,“歲年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跟祖母說說。”

  阮歲年垂著臉,將在賞花宴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完,卻沒說出皇上進太醫館時,她清楚聽見了兩人交談。

  她聽出了夏燁的不愿和厭惡,心里頓時有種說不出的難過。

  她那時壓根沒仔細想,忘了這事茲事體大,可那時她除了向他求救又能如何?唯一的失策,竟是把他給撞進湖里。

  只是不管她怎么想,她都不認為他是那般纖弱的人,怎么就教她一把撞進湖里,讓事情演變成毫無挽回余地的境況里。

  砰的一聲,阮正氣身邊的條案硬是被他一擊擊碎,碎屑飛揚,“來人,立刻把大小姐和夫人給我帶過來!”阮正氣怒咆了聲。

  “你冷靜點。”阮老夫人低斥了聲,示意里外的下人退下。“現在就算把她倆找來又有什么用?皇上的旨意已下,你能不從?”

  阮正氣怒攢著眉,立即起身。“我現在立刻進宮,求皇上收回旨意。”

  阮歲年直睇著他,不敢相信大伯父竟然要為了自己抗旨,哪像她的父親就坐在一旁,似是這事從頭到尾都與他無關,充耳不聞。

  “你敢抗旨?”阮老夫人罵道。

  “能不抗旨嗎?”阮正氣氣得腦門都生煙了。他沒說出口的是,夏燁是眾人皆知的斷袖,好好的姑娘家嫁給他跟守活寡有什么兩樣?更別提近來皇上事事針對夏燁,盡管皇上以為自己遮掩得很好,但那些言官分明就是皇后外戚。

  皇上不過是立了個風向,讓百官知道怎么做罷了!

  “你要是抗旨,這侯府上下近百口人該如何是好?”阮老夫人又氣又惱地質問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14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最新贵州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11选5玩法规则 河南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360 和佳股份股吧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炒股模拟软件哪个好 太阳城集团娱乐 聚富配资 仙豆棋牌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游戏娱乐平台下载 股票涨跌撮合原理 体彩481开奖直播视频 002416股票分析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