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17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“好,我會跟大哥說。”她止不住笑意地道。

  “定要跟大哥說,我才是二姊的親弟弟,當然是由我背二姊上轎。”

  想到大哥剛剛說他要背二姊上花轎他就不服氣,從小就是這樣,大哥老是要跟他搶二姊,真的是個怪人,大姊才是他的親妹妹,大哥不跟大姊親,反倒從小就討好二姊,壓根不知道他愈這么做,愈是害慘二姊嗎?真不知大哥腦袋里在想什么,究竟是怎么考中進士的?

  阮歲年一路上都笑瞇著眼,直到進了錦繡院,笑意都沒停過。

  “好了,時候不早了,我就不留你了,早點歇下吧。”送到長廊下,阮歲年見大雪愈下愈大,忙催促著他回去。

  阮歲延應了聲,回頭正要走,卻像是聽見什么,驀地朝屋子右側長廊望去。

  “怎了?”

  “好像有聲音。”他道。

  龍山書院不只是書院而已,里頭還有武院,每個學生都能自行選擇額外課程,他自然也跟著一起習武,而且他天生耳力就好,直覺那聲響像是腳踩在雪里的聲響。

  “下雪的聲音吧。”

  阮歲延擺了擺手,逕自帶著平畫朝右側長廊走去。

  “歲延?”阮歲年跟著過去,榴衣也點著了廊下的燈火。

  阮歲延巡了一圈,卻不見什么可疑足跡。

  “你想太多了,院子外頭有護院呢,哪會有人闖入?”阮歲年沒好氣地道,心想她真不該把戚覺溜進這里和橙衣做了下流事的事跟他說,才會教他一點風吹草動就疑神疑鬼。

  “二姊進去吧,記得門窗都要鎖上。”

  “知道了,你也趕緊回去。”

  見雪愈下愈大,阮歲年趕忙催促他,待他走出院子,她轉身進房,榴衣去取火盆,她才走進內室,就被一把蠻橫的力道拽住,想開口又被瞬間塞入手巾。

  “表妹,表哥可真是想你。”戚覺在她耳畔喃著。

  阮歲年瞠圓了眼,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,心跳得更急,就怕這人仗著醉意對她胡來。

  “你怎能拋下我嫁人?嫁的還是那個無法與女人行房的夏燁?你可知道嫁給他就等同嫁個太監,沒有子嗣,你下半輩子還能倚仗什么?”

  阮歲年又驚又怕,可一方面又氣惱得很,要不是嘴被手巾塞著,她真想問他,難道他就能讓她倚仗不成?他不能!因為他是殺了她的兇手!

  她絕不能坐以待斃!正思索著要怎么做,他卻突地將她打橫抱起,從花廳那頭穿到次間,隨即要跳過窗子。

  她心頭一顫,胡亂掙扎著,導致他跳過窗子時雙雙跌坐在地,她立刻拉開手巾,張聲喊著,“來人啊,捉賊!”同時連滾帶爬地逃離他的身邊。

  戚覺回頭,眸色閃過一抹狠戾,大步走向她,逮住她的同時,用力撕扯著她的衣裳。

  “你喊啊,就讓人瞧瞧,你這模樣要怎么嫁給夏燁!”

  冰冷的寒風伴隨著雪花飄進廊下,彷佛有剌骨的濕意浸入她肩頭胸口,教她又羞又懼地縮成一團。

  “讓人來呀,最好把府里的長輩都叫來,讓他們瞧瞧,除了我,還有誰能娶你?”戚覺笑得猙獰,不復以往的斯文儒雅。

  眼看著他逼近,阮歲年渾身不住地顫著,腦海中浮現他手持長劍逼著她不得不跳湖的記憶,她恐懼不已,不愿再經歷一次那可怕的惡夢,與其嫁給他,她真的寧可去死,至少她死得甘愿!

  他來到面前時,她猛地抬手拔下發上簪子,然而還沒刺上他,就被他反扣住手,她死命掙扎,就見他揚起了手臂,她瑟縮地閉上眼,誰知沒等到他落下的巴掌,卻聽到什么摔落在地的聲響。

  她疑惑抬眼,就見眼前多了抹黑,再仔細一瞧,是個身穿玄袍的男子,光是看他的背影,她就認得出是他。

  夏燁徐步過去,在戚覺欲起身時再踹上一腳,他不疾不徐,像只逗弄耗子的貓,總要等到戚覺掙扎著爬起才補上一腳,就這樣一下又一下。

  直到阮歲年察覺不對勁,感覺他一身肅殺,像是要將戚覺給活活打死,她才嚇得揚聲,“別打了,別打了!”

  她喊叫的同時趕忙朝他跑去,一把拽住他的手臂,不讓他將戚覺往死里打,然而他卻置若罔聞,面無表情地朝戚覺一個巴掌一個巴掌地甩。

  “燁叔、燁叔,你趕緊住手!”阮歲年嚇得快掉淚,直怕他把戚覺打死。

  夏燁驀地頓住,淡而無感情的黑眸緩緩有了幾分人氣,回頭看著緊拽著他的阮歲年,廊檐下的燈火映照出她梨花帶淚的俏顏,余光瞥向已經被揍得不成人樣的戚覺,他撇嘴哼了聲,拉開她的手。

  阮歲年隨即又纏了上去,就怕她一松手,他又繼續動手。

  “放開。”夏燁冷聲道。

  “不放!”哪怕重生以來,他那張嘴從沒對她說過一句好話,但她就是不愿意他因為她犯上任何事。

  夏燁眸色冷厲了起來,怒火在他胸口跳顫著。

  她就這般心疼戚覺這個混蛋?她不知道上一世她落得什么結果,但他知道!她沉尸湖底,而且是被戚覺這混蛋逼進湖的!

  他得知消息時不顧身分闖進長寧侯府見她,那時……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地磨碎,狠狠地碾碎,痛得他腦袋一片空白,再無任何情緒,只余恨。

  對戚家的恨,對戚覺的恨,他讓戚家滿門抄斬,將戚覺凌遲至死,他心中還是恨,恨自己為何無法救她,恨自己為何發現愛她,恨到他夜不成眠,恨到他犯了夢行癥,在每個思念她的夜里,在街上漫無目的游走尋找她。

  直到他犯了病,終于隨她而去,他還是恨。

  他想改變命運,他想愛她一次,所以他和地府里的那個人談了條件,再給他一次機會重新來過。那個人允諾了,只說若能讓她愛上他,他便能延續性命,以一年為限,她如果無法愛他,他就得命喪黃泉,連魂魄都歸地府所有。

  他賭了,怛他并不祈求她愛上他,他并不在乎自己最終的下場,只想要她好好的。

  誰知道……她竟然不領情!他使計讓她瞧瞧戚覺的真面目,讓戚覺和她的丫鬟茍且,她竟然還心系著戚覺……他真覺得自己可悲,怎么就愛上她,折磨自己?

  怎么不讓他永遠別發現這份愛意,就不會讓她的死無止境地凌遲他!

  “大人!”夏煜喊了聲,從暗處飛速趕來,雙眼直盯著他,發現他雙眸覆了一層霜,像是怒到了極點,反倒平靜了下來。

  所以……大人是清醒的?

  “蠢丫頭,放開我。”夏燁不帶溫度地喃著。

  阮歲年聽出他嗓子里的冷漠,再見夏煜已經到了,足以阻止他,下一刻,一件外袍蓋在她肩上。

  “回房。”他命令著。

  阮歲年不解地看著他,覺得他話里透著疏離淡漠,偏偏他的舉措又相反,將衣袍蓋在她身上的動作如此輕柔。

  她自詡擅于察言觀色,可是面對他,她真的看不穿他一絲一毫。

  “回去。”他再說一次。

  她點點頭,想回房,卻見他穿得單薄,才要開口,他像是腦后長了眼,惱聲低咆著,“我現在不想見你,不想聽你說話,回去!”

  阮歲年蒼白的唇顫了顫,委屈的淚水盈在眸底,她吸了口氣,朝他欠了欠身,轉頭就跑。

  “……大人,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”夏煜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的神色,告訴自己罩子要放亮一點,說話要聰明一點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17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吉林快3遗漏历史数据 青海快3开奖走势 幸运农场复式中奖表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 河南体彩11选五规则 河南彩票快三 福建十一选五qq群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列表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贵州十一选五app下载 幸运农场 输几百万 上证指数分析周期为4月 平民计划腾讯分分彩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