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19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要不,就算祭酒要賣人情,也沒必要在大年初一就特地上門。

  舉薦這種事,通常都是祭酒那里傳出些許消息后,再由他們帶禮上門致謝,哪有祭酒親自上門的道理?

  思來想去,阮老夫人還是認定是夏燁的關系,祭酒親自上門是做給夏燁看的。

  阮歲年眨了眨眼,覺得祖母嘴上說不知道,但那眼神像已知道是誰,卻對她賣起關子。

  但是阮老夫人想得到的事,阮歲年又怎會想不到?

  只是,假如真的是夏燁所為,他這么做又是為了什么?他不是厭惡皇上賜婚嗎?為什么舉措間對她皆是維護討好?

  “延哥兒一早就出門了,說到朋友府上做客,待他回來要立刻跟他說這消息,往后他也不用再遠到龍山書院讀書。”阮老夫人笑得欣慰,往后就不用一年只能見孫子一回。

  “嗯。”阮歲年回神也跟著露出笑意。

  她想,祭酒都特地上門了,爹也不可能不同意,對不?

  不一會,又有人上門拜年,阮歲年留在榮福堂招呼著,不到兩刻鐘,戚氏也帶著阮歲憐幫著招呼,一直忙到了正午,女眷們都在榮福堂里用膳,阮老夫人倦了,進房歇息。

  阮歲年這才回過神,突然想起夏燁竟沒有過府拜年。

  她曾聽說,兩人成親在即會刻意避開不見面,也許他是因此才不過府拜年,可是……她原以為這多年的習慣并不會因為兩人即將成親而刻意取消的。

  走出榮福堂,看著陰霾的天色,雖然雪已經停了,依舊寒氣逼人。

  “小姐,不回院子歇會嗎?”榴衣不解問著。

  通常拜年只會在正午之前,現在都已經晌午了,不會再有人上門,老夫人都歇下了,小姐也該回房歇一會,畢竟她昨晚睡得不好,今日全都是靠妝掩飾氣色。

  阮歲年想了下,輕點著頭,她確實也累了,頭都有點暈了。

  “榴衣,跟門房說一聲,要是見夏大人來了,趕緊差人告訴我。”

  “是。”榴衣忙應下,先去辦妥了這事再陪著她回錦繡院。

  說來也巧,就在阮歲年梳洗完正要躺下時,有小丫鬟來稟說是夏燁來了。

  阮歲年立刻起身,連發釵都不戴了,搭上斗篷就趕緊往榮福堂而去,去時剛好瞧見伯父和父親正送著他出來,她猜想應該是祖母還歇著,所以就沒擾醒她。

  她就站在院門口,三人走來,自然碰上了面。

  阮歲年先朝夏燁福了福身,道:“爹、伯父,可否讓我送大人?”

  阮正氣眉頭微皺,心想兩人要成親,實在不該在成親前碰面,可是今天知曉是夏燁出手,讓祭酒舉薦了阮歲延進國子監,不管怎樣總得讓侄女謝謝夏燁。

  忖著,他看了阮正豐一眼。

  阮正豐只淡聲道:“就這樣吧。”話落,朝夏燁作揖后才逕自離去。

  阮正氣擺了擺手,阮歲年輕點著頭,隔了兩步跟著夏燁往大門的方向走。

  可原本是兩步的距離,卻慢慢地變成三步、四步,逼得她不得不加快腳步,偏偏雪地濕滑,她一個不小心就往前撲去。

  “小姐!”榴衣驚聲喊著,想扶她已來不及。

  就見夏燁身形極快,轉身一個箭步便將她給扶起。

  “雪地濕滑,你要是沒什么事就回去吧。”

  淡漠如刃的嗓音像盆冷雪兜頭落下,教阮歲年想起了他昨晚的冷漠,心不由微微發痛,

  不懂自己怎會那般惹他厭惡,抑或者是他本就厭惡天底下所有的姑娘?

  如果真是厭惡,為何他不厭惡到底,處處都讓她覺得他在討好自己?

  “回去吧。”瞧她站穩了,他淡聲說著,收回了手。

  阮歲年卻瞬間抓住了他的袍角。

  他長睫垂敵,落在她凍得有些發紫的指甲上,暗惱她怎不穿暖些,要是凍著了或是染上風寒……還是她就是打算讓自己染上風寒,不打算如期出閣?

  忖著,眸色黯淡了下來,他微使勁抽出袍角。

  “告辭。”

  “等等,我有話想跟大人說。”阮歲年快一步擋到他面前。

  榴衣見狀,趕忙退后幾步,心想得擋著不讓其他下人撞見。

  “……我不想聽。”他沉著聲道。

  他不想從她口中聽見她不愿出閣等等令人厭惡的字眼!

  有時他真恨自己怎會如此沒出息,老是教她左右情緒,在她面前他總是窩囊又愚蠢,他都不肯相信自己竟會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  阮歲年抿了抿嘴,咽下心底的酸楚,顫著聲道:“我只是想說……昨兒個的事還沒跟大人道謝。”

  一聽到她提到昨晚,他就想離開,可聽到最后,他腳步一頓,遲疑地問:“……道謝?”

  “嗯,幸好昨晚有大人出手護我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。”她一口氣說完,再深吸一口氣,道:“大人是不是因為我昨晚險遭輕薄,認為我不再清白,所以才不想見我,不想聽我說話?”

  夏燁直睇著她淚珠打轉的眸,將昨晚的事想過一遍,脫口道:“不是。”

  所以,他倆并不是夜訴衷曲被他撞見,而是戚覺闖進院子意圖不軌?

  她院子外的護衛到底在搞什么鬼!

  阮歲年眨了眨眼,像是松了口氣,還是忍不住小聲詢問:“既是如此,大人昨晚為何般傷?”

  夏燁因為真相大白,郁悶瞬間散去,再聽她這么一問,不知道該如何解釋,心里有點忐忑。

  “我……”話未盡,他突地咳了起來。

  她直睇著他,這才發現他的氣色極差。“大人,你是染上風寒了嗎?”昨晚那么冷,他還將袍子蓋在她身上,頂著風雪回隔壁,怎能不染風寒?

  “沒事。”他忍住了咳,半晌才又道:“我沒事。”

  對上她滿是擔憂又愧疚的神色,他不禁笑得自嘲。

  瞧吧,光是她一個眼神,就能教他一掃陰霾,真是夠沒出息的。他爹要是還在世,怕是要笑破肚皮了。

  “我真的沒事,你如果只是想說昨晚的事,不需掛在心上。”半晌,他啞著聲說著,轉身就要走。

  這實在不是他慣于應付的場面,他一心只想走。

  “大人,舍弟能進國子監是大人幫忙的嗎?”她急聲問著。

  “阮歲延要是沒點本事,祭酒不會舉薦他。”他沒回頭,話落又走得更急了。

  阮歲年直睇著他的背影,心想他這是承認是他幫忙牽的線了,可她卻來不及問他為何這么做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她總覺得他似乎能看穿她的心,做的全都是她擱在心底的事。

  但她沒有被看穿的不安,甚至心暖暖的,覺得有個人站在她的身旁,隨時可以拉她一把,教她心安極了。

  一個時辰后,阮歲年調配了幾味可以袪咳的花茶,包了幾包后讓榴衣送到隔壁給他。

  沒一會,榴衣回來了,卻道:“小姐,不好了,夏大人病倒了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阮歲年急問著。

  “我一說明來意,夏家的總管就將奴婢迎了進去,可在偏廳里等了一會,那總管才說大人像是昏過去了,急著去找大夫,奴婢便趕緊回來了,連花茶都沒給。”榴衣將包好的花茶往桌面一擱。

  阮歲年聞言內疚極了,心想一定是因為他將外袍給了她,他才會染上風寒,今日是大年初一,很多醫館肯定都休息了,他要上哪找大夫?

  “小姐,別擔心,大人可是首輔,要是京里的醫館都休診了,也能入宮請太醫。”瞧她攢緊秀眉,榴衣不由輕聲安撫著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19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北京快中彩指标统计 有15万存款怎么理财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出处~珍彩网 股票配资是怎么回事有风险吗 网络棋牌赌博 北京福彩pk10app 金请期货app 快乐12技巧绝密杀号 股票融资 成本 急速赛车单机 上海大越配资 江西体彩多乐彩教程 股票分析报告格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