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20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對喔,瞧她急的,竟把太醫都給忘了。

  有太醫在,肯定不會有什么大事,可她依舊內疚,滿腦子想著他灰敗的氣色,心里擔憂不已。

  就連晚上闔家吃了一頓飯,本是要慶祝弟弟能進國子監,她卻是笑容勉強地附和。

  直到回自己的院子,她終究按捺不住,抓著榴衣道:“榴衣,你陪我去夏府一趟吧。”

  “小姐,夜都深了,您……”別說成親前新人本該避著,一般未婚夫妻更不會隨意出入對方家里。

  “我只是去問一問,否則我今晚肯定沒法睡了。”

  榴衣知道她是內疚不安,想了下,終究還是點了頭。回頭替阮歲年再添了件夾襖,搭上了狐毛斗篷,帶著她從角門離開,她再去敲夏府的門。

  說明了來意后,門房立刻將她倆給迎了進去。

  “阮二姑娘。”夏煜得知阮歲年進府,忙來見她。

  “你家大人可好?”她急聲問著。

  “我家大人先前喝了藥,熱退了些,氣色也好了些,眼前正準備熬第二次藥。”夏煜見她神色不安,眉頭不由挑了下。

  莫非阮二姑娘對他家大人有意,要不怎會夜登夏府?

  他家大人很明顯地對阮二姑娘不同,要是能讓她去見大人,大人必定開心,說不準病情也好得快些,尤其大人現在明明病著,還不肯安分地躺著休息,仍處理著手邊的公文,旁人勸都勸不聽,要是阮二姑娘去勸,肯定有用。

  “阮二姑娘要不要去見見我家大人?”夏煜試著詢問。

  阮歲年頓了下,沒想到他會這么問著自己,還沒回答,身旁的榴衣已經語帶不滿地道:“就算夏大人與我家小姐是未婚夫妻,也沒有私下相處這個理。”

  夏煜瞥她一眼,撇了撇嘴。“說說而已。”不過一個丫鬟而已,脾氣這么大,想嚇唬誰啊。

  “沒關系,我就看一眼。”她想,他既然喝了藥,許是已經睡著,只看一眼就離開沒關系。再者這是在夏府里,難不成這事還能傳到外頭嗎。

  夏煜喜出望外,更加確定她是對大人有意的,忙領著她往主屋走。

  第六章  敞開心房的夜談(2)

  來到書房前,隔著門板,阮歲年隱隱約約聽見里頭的咳嗽聲,不由看了夏煜一眼。

  “這里是大人的書房,照理說大人喝了藥應該要躺著歇息的,偏偏他說手邊的公文極多,得要趕緊處理,所以就抱病看公文了。”夏煜壓低嗓音,說得又快又急,很怕大人聽見,得知是他慫恿阮二姑娘過來探視。

  可惜哪怕還在病中,夏燁還是聽見了,噙笑的冷冷嗓音隔著門板傳來——

  “夏煜,你在和誰說話?”

  “大人,是阮二姑娘來看您了。”夏煜喊著,直接推開了門。

  阮歲年頓了下,覺得自己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一樣,不給她回頭的機會,她只能硬著頭皮踏進書房。

  一進里頭,只見他就坐在大案前,外袍披在身上,燈火前的氣色看起來和下午時沒什么差別,她不禁微皺起眉。

  “……丫頭,你怎么來了?”夏燁問著,背過身將外袍穿上,心里暗咒夏煜,決定一會再處置他。

  “我聽說你病了,所以過來問問好些了沒,你……該進房里躺著才是。”阮歲年說起話來有點別扭,總覺得她說的話有點交淺言深,更怕他不買帳,一會又要她走。

  “公文看完了就回房。”夏燁說完,不由又咳了起來。

  阮歲年攢緊了眉,走到案邊摸了摸茶壺,壺身都涼了,忙讓夏煜帶榴衣去徹一壺她調配的花茶。

  “都怪我,才會害大人染上風寒。”她吶吶地道。

  “不關你的事。”他嗓音粗啞地喃著。

  是他自個兒心情不好,故意在園子里淋雪,一早還強撐著進宮主持元旦大典,才會讓病情一口氣惡化。

  見他只字不提為自己做的事,她脫口道:“大人,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?”她更想問的是,前世,他怎能為她做到那種地步?

  夏燁拿著公文的手一頓,還真沒料到她會當著他的面如此直截了當地發問。

  他可以在朝堂上與百官舌戰,不管是邊防布署抑或者是水治工程,他無一不曉,皆能說得百官啞口無言,然而饒是辯才無礙的他,在這一刻,真的詞窮了。

  這丫頭,未免太直率了些。

  面對阮歲年的目光,看著那雙柔美的杏眼,他竟什么都說不出口。

  真的是……沒出息。

  有哪個姑娘會跟男人問出這種話?等了許久沒有回應,像是才察覺自己的問話有多羞人,阮歲年的小臉微燙地別開眼,轉了話題。

  “那一日,你差人轉送了個錦囊給我,那房契……是春衣坊的。”這事她一直擱在心上,既然今日有機會,那就順便說說。

  夏燁不知道能回應什么,只好唔了聲權充應話。

  “后來,我想起我見過那樣式的錦囊,于是真的又在箱籠里找到了一個一樣的錦囊。”

  “嗯。”夏燁垂著眼,不知道為什么,在她面前比在當初啟蒙、教他讀書寫字的父親面

  前還要緊張。

  “大人為什么要給六歲的我一張寫著有求必應的紙箋?”他到底是懷著什么心思給一個小姑娘這么大的禮?

  那時的他已經進內閣了,雖沒有今日的權傾一方,但在朝中也已經是無人敢小覷。

  夏燁內心嘆了一口氣,不怎么想解釋這些教人羞于啟口的事。

  做事呢,可以憑沖動憑喜好,說出來呢,總覺得太丟人,他本就不是擅于表達自己的人。

  “為什么?”等不到回應,她不禁再問。

  正當夏燁不知道怎么回避這問題時,夏煜適巧端了茶水入內,他涼涼看了夏煜一眼,嚇得夏煜茶水一擱,拔腿就跑。

  全都是這混蛋惹的事!

  阮歲年起身替他斟了茶。“大人,喝點茶水,里頭是我配的幾方藥草,可以袪咳,你嘗嘗。”

  夏燁應了聲,淺呷了口,花茶里混雜數種味道,說不出好壞,倒是挺潤喉的。

  “那么,大人現在可以告訴我原因了嗎?”

  夏燁險些被熱茶給噴著,目光移到窗外。

  該死,這丫頭怕是會打破沙鍋問到底,要不能給她個滿意答案,說不準她今晚就不走了。

  于是,他只能坦白道:“你我的處境相似,那時你的母親剛走,我怕你在府里孤苦無依,所以才想給你一紙紙箋,心想你要是遇上什么麻煩,盡管來找我,本是要一年給一張的,不過后來我發現冠玉侯和世子待你挺好,便就此打住。”

  說來,她的運氣還是比他好,上有祖母和伯父,還有個大哥幫襯著,雖說不能像一般姑娘那般愜意度日,但和他相較,已經是好到不能再好了。

  阮歲年輕呀了聲,原來他把自己的處境投射到她身上,以為她會像他一樣那么苦,才給了她一紙有求必應。

  “那……春衣坊?”

  還問?夏燁恨不得裝暈算了。

  “在大人將春衣坊給我的前一晚,你闖進了我的房里……”她原本只是想將事問清楚,

  可想到那晚的事,俏顏不禁發燙。

  夏燁偷覷她一眼,瞧她面帶羞澀,艷若桃李,眉頭不禁微揚。

  “……那晚,我到底做了什么?”阿煜說他抱著她,但在阿煜進房之前,不知道自己還做了什么,如今看她的神色,好像他真的做了什么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20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