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21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該死,他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  阮歲年驀地抬眼。“大人不記得?”

  夏燁張了張口,不想讓她知道他犯了夢行癥,但從她的眼神,她仿佛心里有底。“丫頭,我有夢行癥,這事你可別往外說去,那可會害死我。”

  猜想得到印證固然意外,更教阮歲年錯愕的是他竟然親口承認了,朝廷命官要是犯了這病癥,可是會被罷黜的。

  她曾經聽聞過夢行癥,有人得了此病,會在夜里行走,甚至爬到高處,一個不小心就摔殘甚至摔死,也聽說有人在睡夢中殺了人,而他……

  “昨晚,大人也是犯病嗎?”她問得小心翼翼。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阮歲年想來一陣后怕,要是自己沒緊抓著他,說不準他真的會殺了戚覺……

  “對了,長寧侯世子他最后怎么了?”

  夏燁哼笑了聲。“不用擔心他,他好得很。”他有個好下屬,特地替戚覺找了家鋪子前庭讓他歇著,頂多就是病一場而已,離死還很遠。

  瞧,她還是在意戚覺的死活嘛,那一口氣也松得太明顯,真刺眼。

  可下一刻便聽她道——

  “太好了,要是大人在睡夢中把長寧侯世子給打死了,那該如何是好。”

  夏燁微愣,思索她的話意似乎一意向著自己,“我還以為你對他余情未了,生怕我真把他打死。”

  阮歲年一愣,不懂他怎會如此說,難道他知道她和戚覺之間差點走到議親的地步?所以當初皇上賜婚,他才會那般厭惡?這樣想來,倒是能合理解釋他的厭惡和昨晚的疏離。

  思及此,她連忙道:“大人,我對他沒有一絲余情,他是什么樣的人,我心底很清楚,我甚至恨不得他去死,可是我不能因此臟了大人的手,甚至害了大人。”

  那晚,她只是擔心他因此背負罪名罷了。

  她和戚覺的事已經被他知曉,哪怕他是個斷袖,想必心底還是無法容忍這種事的吧。

  既然如此……現在提出退婚也還來得及。

  她的神情夠坦蕩,十足的勸慰了他,他開口道:“他是什么貨色?倘若我真要他的命,還不需要臟了我的手,他半點分量皆無,又怎能害得了我?你要是能看得清他是什么樣的人,這就夠了。”

  也許,在往后的生活里,她會發現他的好;也許,有那么一天,她會愛他。

  “我早已看清他是什么樣的人。”她無聲嘆息著,提起勇氣,道:“如果大人想退親的話,只要跟皇上說我清譽有損,想必皇上也會允許退親的。”

  “……你在胡說什么?”

  “我說如果大人想退親的話,那就退親吧。”

  夏燁幾乎被她氣笑,“所以,你現在是怕了我的夢行癥,怕我在睡夢中殺了你?所以才一副為我著想的模樣,要我退親?”

  “才不是!我不認為大人會在睡夢中殺了我,事實上那天大人很溫柔,拍著我的背哄著我,就像是……像爹一樣。”

  夏燁這下真是被激得又生氣又好笑。

  爹?他可沒這么大的本事生得出她這年紀的女兒!

  “橫豎我不會退親,你回去待嫁,回去。”她可真知道怎么激怒他,說什么像爹一樣  氣死他了!

  “可你明明就不想娶我,那天在太醫館里我都聽見了,你沒必要委屈自己,也不需要為了皇上顏面特地待我好,甚至討好我。”她擅長察言觀色,可在他面前,她完全討不了好,她完全看不穿他,只能胡亂猜想。

  “我沒有委屈自己。”甚至,這是他設下的圈套,深知皇上很想要個拿捏他的由頭,他就順便利用了她,讓他能夠得償所愿地娶了她,還能讓皇上開心一陣子,一箭雙雕,何樂而不為?

  “可你并不想娶我,不是嗎?”

  “你又何嘗想嫁我了?”他沉聲反問。

  天底下的姻緣有幾樁是真正的你情我愿?誰說非得要兩情相悅才能終成眷屬?就像他,他無所謂,只要能護著她,光明正大愛著她,就好。

  “我沒有不想嫁!”她想也沒想地道,可回答得太快,彷佛她有多想嫁給他似的,羞得她不禁轉身就跑。

  夏燁還呆愣著,根本不知道要去追人。

  他聽錯了嗎?

  “大人,阮二姑娘怎么跑得那么快?”夏煜端著藥走進書房,將藥擱在他面前后,忍不住問:“難不成是大人對阮二姑娘做了什么?”

  夏燁抬眼,問:“夏煜,沒有不想,就是想,對不?”

  “……嘎?”為什么他一進來就問他這般深奧的問題,有沒有想過他的心情?

  “唉,我真是傻了才問你。”夏燁擺著手,動作跟趕只狗沒兩樣。

  夏煜內心翻了翻白眼,認真考慮還要不要繼續這份差事。

  第七章  為洞房做準備(1)

  這日過后,兩人不曾再碰頭,阮歲年有一下沒一下地繡著錦被,只要想起那一晚,她就覺得羞得無臉見人。

  她不知道問了自己幾百回為何那般口快,快到連后悔都來不及,真的是羞死人了。

  他要是誤會了怎么辦?她沒有不想嫁,也沒有很想嫁,就是皇上賜婚嘛,她只是認為這門親事遠比嫁給戚覺要好上千百倍而已。

  可是,他要是以為她不知羞地一心想嫁他,心底又不知道要怎樣看低她了。

  所幸接下來的幾日,幾個女學里的友人陸續來為她添妝,那一個個的神情像是安慰又像是不知該如何祝賀,教她好笑又好氣,到底沒讓自己再糾結下去。

  何況,收到甄蜜差人送來的添妝,教她心情更好了些。

  姑且不管自己的將來如何,但她知道甄蜜嫁給了御前帶刀護衛后,日子過得甜甜蜜蜜的,由衷替她開心。

  “小姐。”

  聽見榴衣的聲音,她才回神,趕忙將最后一圈繡紋繡完,將絲線咬斷,便見榴衣領著譚嬤嬤走來。

  “譚嬤嬤怎么來了?”她問著,讓榴衣備茶水。

  “奴婢是特地來教小姐一些事的。”譚嬤嬤說著,示意榴衣先到外間去。

  阮歲年聞言,便知道譚嬤嬤要教她什么,問題是她的丈夫是個斷袖,不需要再教她什么吧。

  “這些事很重要,小姐非學不可。”老夫人跟她提了可行性,于是她趁著過年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出這么個小娘子,橫豎不管成與不成,先學著總比什么都不知道好。

  話落,她拍了拍手,就見榴衣領了個姑娘進門,榴衣又馬上退到外間去。

  阮歲年疑惑地看著那面容姣美,但看似有點年紀的姑娘,走起路來身姿擺動,形如水蛇,媚骨惑人,怎么看都不像是良家婦女。

  “樓娘子,就煩請你好生教導。”

  再聽譚嬤嬤十分客氣的口吻,阮歲年覺得自己的腦袋真的快打結了,直到她瞧見樓娘子從木匣子里取出一只……她嚇得連退幾步,臉瞬間燒燙泛紅。

  樓娘子甚至已經開始就著手上的物什講解,聽得她羞窘不已,恨不得能逃離房間,饒她前世已經嫁過人,也沒那個臉皮聽人當面跟她講解房事啊。

  然而樓娘子已經開始動作,譚嬤嬤雖然老臉泛紅,也強逼著阮歲年非看不可。

  “嬤嬤、嬤嬤……”她受不了這么大的刺激,直想要逃,但譚嬤嬤的力氣可大了,硬逼著她看樓娘子是怎么又舔又吮。

  “二小姐,雖說姑爺是個斷袖,但這天底下的事,沒人能說死,也許有那么一天用得到,你得將這門技藝學好。”阮歲年聽完,想死的心都有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21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