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上)  第5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“別哭了,哭壞眼了怎辦?不過阮府應該是養得起一個瞎眼姑娘才是。”

  那是她六歲那年,母親去世,她哭得像個淚人兒,燁叔因兩府交情所以過府吊唁,碰巧遇見她,狀似哄著她,卻是這么對她說……

  是了,燁叔是個毒舌之人,連當年才六歲的她都沒能引出他些許惻隱之心,可這樣的他,卻在她出閣那三年里對她有求必應……為什么?

  不只有求必應,燁叔待她極其溫柔,從未有過一句重話,就連最后一次的請托,他都拒絕得那般柔軟,像是怕傷著她似的。

 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,才教燁叔有這般巨大的轉變?

  正忖著,又聽他淡漠道——

  “回去,我可不想抱著你上馬車。”

  她心頭一澀,苦笑了下,發現習慣了他的溫柔之后,還真是有些受不住他這般無情,正要找藉口搪塞就聽見——

  “表妹。”

  霎時她倒抽了口氣,柔媚的水眸微瞠了下。

  他……不是去府里了嗎?為什么她都刻意避出府了還能遇見他?

  “世子爺。”榴衣福了福身,見阮歲年還背著身,不由朝她低喊了聲。

  阮歲年真是覺得自作孽不可活,當初她和戚覺的事,她身邊的丫鬟都是知情的,況且連榴衣也認為戚覺是上上之選,所以這當頭自然不會幫她擋人,甚至還打算把她推出去。

  見阮歲年吭都不吭一聲,榴衣不解地微皺起眉。以往小姐要是知道長寧侯世子過府,必定會到老夫人那兒,期待與他見上一面,可今日明知他來了,小姐卻跑出來,甚至現在也沒打算見他,這……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

  榴衣哪會知道阮歲年心里在急什么,這當頭急得都滿身大汗了,她還是想不出有什么藉口可以不見他,是說……她的汗是不是流太多了些?

  才想著,她竟覺得面前的夏燁晃動了起來,不禁想跟他說,別搖了,她頭都暈了……話還沒說出口,黑暗已經鋪天蓋地朝她席卷,就在她身子一軟的瞬間,夏燁眼明手快地將她撈進懷里,動作快得讓戚覺也愣在當場。

  見狀,戚覺神色微惱了起來,正要開口低斥,卻認出面前的人是夏燁,他不由怔愣住了,就見夏燁已經將阮歲年打橫抱起,直接擱到馬車里。

  “夏大人。”榴衣已經快步追上,“還請大人將小姐抱到侯府的馬車。”

  “這當頭是講究那些俗禮的時候不成?虧你還是她身邊的大丫鬟,明知道她身子不適還讓她外出。”

  夏燁斂去笑意,眸光如出鞘的利刃,教榴衣害怕地退后一步,可她心知他說的一點都沒錯,只能讓管原駕著馬車回去,她則是坐在夏府馬車的車轅上,讓夏燁趕緊送阮歲年回府。

  眨眼間,玉鋪子門口只剩下戚覺一人尚在錯愕之中。

  這算什么?夏燁竟然抱了他將來的妻子?

  偏他還不能發作!

  第二章  壽宴鬧出的丑事(1)

  半夢半醒之間,房里頭隱隱約約響起刻意壓低的交談聲,她掙扎著要清醒,卻又清醒不了。

  “沒出息。”

  半空中飄來夏燁不帶溫度的聲嗓教她更加委屈,淚水便止不住地流,像是一串串斷了線的珍珠,滑落香腮。

  罵的真是沒錯,她確實太沒出息,被人欺負不敢反抗,竟只想逃……

  她不夠強悍,說穿了,她只是希望有個人疼自己而已。

  大伯父和大哥都不屬于她,他們的親情,她不能承,怕招妒,也怕她出閣后弟弟無人善待,而爹爹就是個天生涼薄的人,一年到頭都碰不到幾面。至于祖母……她也不能事事依賴,畢竟祖母年歲也大了。

  明明家里那么多人,明明大半都這般疼惜她,可惜自小無父母維護仍讓她極度沒有安全感,考慮太多,想得太多,讓她更加渴望只對她一心一意的人。

  可是,好難、好難……

  “蠢丫頭。”

  嗓音再起,她淚如雨下。

  罵得好,她就是蠢,太蠢了,才會讓自己賠了一條命還連累了榴衣,更讓戚覺打著她的旗幟一再壓榨燁叔。

  思緒翻轉著,終究隱沒在黑暗里,阮歲年徹底沉進睡夢中。

  擱在架上的一盞燈,映照出坐在床畔的挺拔身影,他擰干了布巾再覆在她的額上,直瞅著她因病而紅艷的睡臉。

  在他眼里,阮歲年算不上什么美人,這并不是說阮歲年長得不美,相反的,她的五官十分精致,而且琴棋書畫有一定造詣,在京城里也算是小有盛名的小美人一個。

  但比起五官,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雙會說話的水眸,黑白分明,看得出她早慧聰穎,且就是那份早慧,才會教他注意起她。

  她確實聰明,又會洞察人心,身姿柔軟嘴又甜,才能在冠玉侯府混得好日子過,可要是真能肆意隨興,又怎會小小年紀就學著探察人心?

  他倆有個共通點,他們從小就明白,想要的與其求天,倒不如自己爭。可他倆最大的不同在于,他是男人,他能爭能奪,可她是個女子,終究會被別人拿捏在手里。

  蝶翼般的長睫不住地微顫著,每顫一次,就會擠落一行淚,像是連在睡夢中也受盡了委屈,教她淚流不止。可憐兮兮的模樣,惹來他無聲的嘆息,淚水抹了又流,像是怎么也流不盡,教他心煩意亂。

  偏偏這當頭,屋外不斷地傳來鳥啼聲,一聲急過一聲,他不得不起身出了屋子,直接走進院子里的小園林,看著還在學鳥啼的夏煜,似笑非笑地道:“三更半夜哪來的鳥啼聲?”

  “……子規叫聲。”夏煜很心虛地道。

  他也是逼不得已,實在是大人進去太久了,他怕值夜的婆子和丫鬟醒來可就大大的不妥了,說穿了不都是為了大人。

  想他能夠從族里脫穎而出被挑到大人身邊,就知道他相當不容易,不光是武藝還講品性,腦袋更不能空無一物。偏他一世清白磊落,今晚竟然陪大人做起了夜探香閨的下作勾當,他都不知道今晚回去該怎么睡了。

  “子規不是這么叫的,走,回去我教你子規怎么叫。”夏燁笑瞇眼,轉頭就穿過園子翻過圍墻走了。

  夏煜嘴角往下垂,暗惱自己沒事接話做什么。

  子規的叫聲很凄厲啊,他一點都不想學!

  阮歲年這場病,足足養了三天才真正地穩了下來,不再發熱。

  只是秀麗的俏臉上添了抹病氣,臉色稍嫌蒼白,如今沐浴后穿了套銀紅色繡纏絲白月季衣衫,更添了幾分楚楚可憐的味道。

  “小姐,其實老夫人也差人發話了,說您要是還沒好全,今日就別到榮福堂,在房里歇著就好。”一旁的橙衣替她挽了一個松松的發髻,從桌面匣子里挑了鑲紅寶石的金步搖,卻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妝點。

  阮歲年看著鏡中的自己暗嘆,要真能留在院子里,她當然想賴著別動,畢竟她還頭重腳輕著,可是今日是祖母壽宴,她要真待在院子里,戚覺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溜進來,府里正熱鬧著,到時候會發生什么事可就難說了。

  還不如她想辦法一直待在祖母身邊,少讓人算計。

  “小姐不如就在房里歇著吧。”橙衣繼續勸道。

  阮歲年眸色冷冷地瞅著鏡里的橙衣,見她一副替她擔憂的神情就覺得惡心,可是因為先前外出讓病情加重,榴衣被罰了一個月的月俸外加打了五個板子,現在還在房里躺著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上)  下一頁
第5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喜乐彩票下载官网 腾讯分分彩万为规律 多乐彩11选五开奖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陕西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河南快3平台下载安装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 江西多乐彩11选五玩法 江苏11选5投注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,切记不要满仓买入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详情 信誉棋牌游戏评测网站 山西快乐10分预测大师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(2020年1月22日)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