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簡瓔 > 醫妻獨秀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
醫妻獨秀(上)  第10頁    作者:簡瓔

  「正是開膛剖腹不錯。」秦肅兒指著朱夫人的脾臟位置。「里頭的脾臟目前正在出血,必須開刀之后才知道嚴重程度,才能做治療。」

  見秦肅兒在自己身上比劃,朱夫人嚇得不輕。「你……你們在說什么?我、我不要開刀!」

  秦肅兒眼也不眨地看著她,表情極為嚴肅地道:「患者,不開刀就會死,你自己選擇吧!」

  朱含玉的臉色也是一陣青一陣白,但仍強作鎮定地問道:「孟大夫……你明白秦大夫在說什么嗎?」

  這時,一個少女氣憤的向前兩步。「姨母,開膛剖腹必死無疑!您可千萬不要被這妖女迷惑!」

  「你說誰是妖女?!」珊瑚立即發難,她雖然膽子小、反應慢又少根筋,可是護主之心不輸給任何人。

  「還有誰?」那少女杏眼圓睜的指著秦肅兒。「就是她!」

  珊瑚母雞護小雞似的沖上前去打掉了那少女的手,斥喝道:「大膽!我家小姐是你可以隨便指的嗎?!」

  那少女難以置信的看看自己的手,隨即氣惱地瞪著珊瑚。「你——你竟敢打我?!」

  「麗姿,你別鬧了。」朱含玉皺眉。「孟大夫,你說說,那什么開刀的,你明白嗎?」

  孟大夫回道:「少爺,在下確實聽過開膛剖腹之術,而這位姑娘指出的地方,確為脾臟所在,只是在下學藝不精,對于要如何開膛剖腹,實在無法想像。」

  秦肅兒接口道:「那么今日你便可以親眼看看,可能對你日后行醫有所幫助也不一定。」

  孟大夫見她將大話說得稀松平常,心中更是驚異,不過,若真能親眼目睹開膛剖腹,那他也算沒有遺憾了。

  朱含玉心亂如麻。「孟大夫,要是不開刀的話,我母親真會死嗎?」

  孟大夫誠實地道:「夫人的病癥在下無能為力,若是等船靠岸再尋大夫,恐怕夫人挨不過。」

  這時,蕭凌雪領著吉安和林曉鋒、林曉翠、林曉花來了。

  秦肅兒馬上指揮道:「曉花,你向病患和家屬說明手術流程。」

  「是!」林曉花熟練的拿了張密密麻麻的紙過去,向朱夫人和朱含玉詳細說明何謂手術、如何手術、有何風險、術后照護和手術診金。

  孟大夫也傾身過去聽,一邊點頭,而朱夫人和朱含玉的態度也有些軟化了。

  「曉鋒和曉翠做消毒準備!」秦肅兒起身道:「朱公子,房間需要凈空,請你把你的下人都請出去,孟大夫可以留下來,你若不放心,也可以留下來,不過不能出聲,以免干擾手術進行。」

  何麗姿氣不過又站了出來,大聲的說道:「我也要留下來!」

  秦肅兒冷冷的看著她。「你不能留下來。」

  何麗姿挺胸手叉腰,咬牙切齒的瞪著秦肅兒。「為什么我不能?」

  秦肅兒眼眸一瞇。「因為你會很吵,你見了血會昏倒,會造成我的麻煩。阿武,把這個人架出去,在我手術時,你守著門,切記不能讓任何人進來。」

  蕭凌雪看著她那摩拳擦掌、氣勢萬千的模樣,心里明白這個女人很快又將征服許多人了,而這女人,是他蕭凌雪的女人。

  他朝秦肅兒點了點頭。「明白。」

  第四章  招蜂引蝶(1)

  「小姐,朱公子和孟大夫又來了。」艙房里,珊瑚用氣音說道。

  打從主子給朱夫人開刀,救回朱夫人一命后,朱公子就對主子更加傾慕,眼里愛意四射,而孟大夫則是想拜主子為師,這兩個人照三餐來叨擾,令主子不勝其煩。

  多兒正在給秦肅兒梳頭,聞言笑道:「小姐何不向朱公子言明已是有夫之婦,也好叫朱公子死心。」

  秦肅兒挑了批眉。「他不會信。」

  多兒眼眸含笑地瞧著鏡里的主子。「小姐怎么就這么篤定?」

  秦肅兒嘴角翹了翹。「你家五爺當初就是這樣啊,我跟他說我是有夫之婦,他說什么都不信,落崖見到我的守宮砂還一驚一昨的嚷嚷著我一定是在騙他。」

  多兒抿唇一笑。「婢子開頭沒給您梳婦人發式就錯了。」

  也不知道是誰泄露出去的,兩位主子的愛情故事在京城的茶樓之間流傳開來,說書先生編成了話本,說得活靈活現,像是一直跟在兩人身邊偷看似的。

  「管他信不信。」珊瑚撇嘴道:「小姐就說自個兒是有夫之婦,不信他還要糾纏,再糾纏就報官去,等他知道小姐是翼親王妃,定要嚇得屁滾尿流。」

  聽見珊瑚孩子氣的話,秦肅兒忍不住笑道:「若他問我夫家何人,我也不能說出是翼親王府,要叫人知曉翼親王妃離家出走還得了?若隨便說個人家嘛,他派人一查便會戳破,到時他更加不會信我是有夫之婦,更要糾纏。」

  潤青蹙眉道:「小姐若不想見他們,奴婢便去打發他們走。」

  打從主子不跟王爺說聲便離開京城,她就一直覺得很不安,如今還招惹了其它男人,要是弄得不好,損及主子的清譽可大可小,旁的不提,若是讓王爺知曉,那就一定會變成大事,王爺是個醋壇子,哪里容得下有別的男人傾慕自己的妻子。

  「去打發他們走吧。」秦肅兒一整臉色。「幸而咱們明天就到宜州了,下了船,他們也就沒轍了。」

  珊瑚噘著嘴道:「小姐好心救了朱夫人一命,因為朱公子的追求,被那何麗姿認定了是狐貍精,她和她的丫鬟在船上到處造謠小姐在勾引朱公子,還說小姐搶了她的未婚夫,可天知道,那朱公子根本和她沒婚約,還未婚夫哩,真真笑掉人家大牙。」

  秦肅兒一笑置之。「反正人救活了,診金也入袋了,清者自清,其它的閑言閑語,隨人去說吧,也不會少塊肉。」

  秦肅兒從朱夫人那里得到了五百兩診金,原先她訂的診費不過是五十兩,可朱夫人執意要她收,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

  于是,這回大船在頤州城靠岸搬運貨物要停留兩個時辰,她便叫林曉鋒召集了所有人,來到城里最頂尖的酒樓,要了間包廂大大的圓桌足可容納十五人坐,她叫了二十兩一桌的頂級席面給眾人打牙祭,眾人不拘尊卑,都吃得很歡。

  「小姐,咱們這回上宜州城,要待多久?」酒過三巡,林曉鋒問道。

  秦肅兒素來不喝酒,今天很難得的喝了兩杯,聞聞,她把酒杯擱在桌上,嘆了口氣道:「這里也沒外人,我便實話實說吧!」

  林曉鋒聽到這里,有些緊張的看了蕭凌雪一眼,隨即又對秦肅兒擠出個笑容回道:「什么實話啊小姐?」

  秦肅兒慢悠悠的說道:「你們也知道,我和王爺因為救厲親王府世子一事已經鬧翻了,王爺許久不理踩我,保不定會休了我,所以我才會先一步離開京城,這回到宜州便是去找出路的,也許……不回京城了。」

  林曉鋒臉上爬滿黑線,勉強笑道:「小姐何出此言,王爺疼愛您是出了名的,肯定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休了您。」

  秦肅兒哈了一聲。「他不會休了我,那我就休了他,休夫!」

  林曉鋒頓時嚇得心差點蹦出胸口,蕭凌雪則是面色鐵青,緊緊捏著手里的酒杯。

  原來她離開京城是做了永遠不回去的打算,他不過是冷落了她半個月,她就受不了,怎么不想想他從皇上那里承受的壓力?當時她執意要救蕭子毅,看在皇上眼里是何滋味?那可是要取皇上性命的人,她卻說什么都要救,而他忙著肅清厲親王一黨時,她還給他搞這出離家出走,還在這么多下人面前掏心挖肺地吐露真實想法,叫他情何以堪?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第10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簡瓔的作品<<醫妻獨秀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