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簡瓔 > 醫妻獨秀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
醫妻獨秀(上)  第8頁    作者:簡瓔

  聞言,秦肅兒低下頭,看到墨汁都滴在紙頁上了,寫了一個時辰等於白做工。

  她擱下了毛筆,頓時失了興致,抬眸看著窗外的白云,眉心微攏。

  他們要冷戰到什么時候?她真不是冷戰的料,才半個月就受不了,聽說有夫妻可以冷戰一年、兩年,還有十年、二十年的,那是要怎么過?

  「王妃……」珊瑚慢吞吞的說道:「那個……凌寶說,王爺這陣子吃也沒吃好,睡也沒睡好,憔悴了很多,我就說王妃也是,沒吃好、沒睡好,十分憔悴。」

  「你說什么?」秦肅兒噎了一下,她瞪著珊瑚。「你為何跟凌寶胡說?」

  珊瑚怯怯地道:「奴婢也是一番好意,想讓王爺知道您也不好過。」

  秦肅兒拿起茶盞,喝了口茶,細眉皺得更用力了。

  所以他知道她吃不好、睡不好,還是無動於衷?!

  珊瑚潤了潤唇。「王妃……要不,奴婢明兒個去跟凌寶說,您睡得好、吃得好?」

  「不必了。」秦肅兒往后靠向椅背,幽幽長嘆。「王爺知道我不好也不會有任何改變。」

  「為什么?」珊瑚實在不懂。「王爺那么寵您,總是讓您為所欲為,不至於為了那點事就一直跟您置氣。」

  秦肅兒忍不住笑了。「珊瑚,你該讀點書了。」但是她很快又收斂了笑意,外頭突然下起雨來,春雨綿綿,更是叫人心煩。

  潤青打起簾子進來,手里拿著一封信。「王妃,宜州來的信。」

  一聽,秦肅兒打起了精神。「是嗎?快拿來!」

  倪氏在信里邀她到宜州做客,也想讓她看看她經營的成藥鋪子,說她常向宜州的商家太太小姐說起她給人開刀的神奇本領,她們都很想結識她。

  秦肅兒看完信,把信折好,放回信封里。

  這里已經沒她的事了,太子和蕭子毅均已出院,太子送回了東宮,由太醫院接手照料,蕭子毅人在特別牢房中,同樣由太醫院照料,而如今韓青衣對於術后照護已經駕輕就熟,她無須擔心,宜州此時春暖花開,而且算一算,倪氏也快生了,她剛好可以去看看寶寶,送個賀禮。

  她沉吟了一會兒,忽然抬眼笑看著潤青和珊瑚。「你們兩個去過宜州沒有?想不想出去玩?」

  潤青很警覺的盯著主子。「您不會是想在這時候去宜州吧?」

  秦肅兒笑道:「正是!」

  三天后,惠仁堂的大門貼上寫了休診兩字的字條,京城碼頭則多了一行人。

  秦肅兒把惠仁堂交給林大勇和吳氏顧著,帶著林曉鋒、吉安、楊年福、林曉翠、林曉花、潤青、珊瑚、多兒,林曉鋒又另外挑了六名有拳腳功夫的小廝隨行,可以兼當保鏢,或幫忙跑腿、拿重物。

  于是,一行十五人組了個宜州旅行團,行前,秦肅兒云淡風輕的跟馮敬寬說自己也許就待在宜州不回京城了,王府就交給他管著了,聽得馮敬寬一愣一愣的。

  馮敬寬知道王爺和王妃小倆口在鬧別扭,可至于要離家出走到宜州去嗎?況且,他在京城都生活五十年了,也從來沒聽過哪家的王妃會離家出走的,這實在不妥啊。

  主子同他說過,不要拿世俗的標準來看待王妃,就把她當成一個特別的人物,從天界來的人物,若是王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來,也不需要大驚小怪。

  他試著去理解主子的話,可是可能是他年紀大了,理解不了。

  所以說,主子的意思是,王妃要去宜州,而且要一去不回,他也不需要大驚小怪?不需要向主子稟告?若是稟告了,肯定就是大驚小怪了,是吧?

  京城碼頭熙來攘往,許多苦力和纖夫在搬運貨物,他們打著赤腳,裸露肘臂,手握纖繩,形成了陵江邊的特殊景象。

  珊瑚見到大船,不由得目瞪口呆。「哇,好大的船!」

  秦肅兒前世搭過游輪,自然不會將古代的大船放在眼里,不過她也頗為訝異大云的造船技術。

  眼前是兩層樓高的木造大船,一路會順著大云的水上命脈——陵江,由京城到最南端的鳳揚城,中間會停靠五十六個州府。

  林曉鋒在旁邊指揮著六名小廝將箱籠一一搬上船,隨后一行人也魚貫登船,他們跟著其他乘客在甲板上欣賞了一會兒江邊風景,林曉鋒便領著人上了第二層,告訴每個人住的艙房。

  三日后,大船在馨州城靠岸,有人上船,有人下船,秦肅兒等人也下船透透氣,品嚐在地的江邊小吃。

  林曉鋒內急去了茅廁,正要回去與秦肅兒等人會合時,卻突然被人捂著嘴一把拉到一間茶棧后方,林曉鋒害怕得死命掙扎,可是當他看清眼前穿著小廝短打青衣的挺拔男子是何模樣后,馬上停止了動作,但驚詫得雙眼瞪得大大的。

  蕭凌雪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林曉鋒點了點頭,他這才松了手。

  林曉鋒誠惶誠恐地行禮,「見過王爺!王爺是何時來的?小的這就去稟告王妃……」

  蕭凌雪搖了搖頭。「不需要讓王妃知道我來了,若她知道,保不定又要跑去別處了。」

  林曉鋒腦子轉得快,又極有眼力,當下立即問道:「王爺想要小的怎么做?」

  蕭凌雪勾唇一笑,很是滿意。「找個小廝與我掉包。」

  林曉鋒瞠目結舌。「您要假裝成小廝隨行嗎?可王妃、王妃見過那些個小廝,還有其他人……」

  蕭凌雪笑了笑。「我很了解王妃,她記不清那六名小廝的長相,我喬裝一番混入其中,她不會發現的,伺候王妃的那些人應該也不會多問,至于與我掉包的那人,讓他騎我的馬回京。」

  凌寶告訴他惠仁堂休診時,已是秦肅兒離開京城的三日后了,馮敬寬知情不報,已被他狠狠訓斥了一頓,幸虧有望月國送的寶馬,他才能趕上他們。

  林曉鋒想了想,躬身道:「王爺,有個叫阿武的,身形與王爺倒有七、八成相似,小的這就去找他過來,請王爺在此稍候。」

  蕭凌雪點了點頭,叮囑道:「船約莫再半個時辰就會啟程,速去速回。」

  林曉鋒馬上領命而去。

  林曉鋒跟在秦肅兒身邊打點惠仁堂也有一段時日了,蕭凌雪相信不必點破,林曉鋒也知道該怎么做才能天衣無縫,而在等待的時間,他取出了人皮面具戴上。

  秦肅兒站在船頭,耳邊聽到悠長的起錨號子響起,大船徐徐滑行,她眼睛瞧著波浪從中間被分開,泛起了層層白色浪花,船工們唱的號子聲也越來越小,待到大船平緩滑行,號子聲也消失了,只剩兩岸的人家和樹木可看。

  她望著馨州碼頭越來越遠,最終在她的視線之內成了個黑點,心里想著她不知道離京城多遠了,蕭凌雪知道她走了嗎?這會兒還是毫無情緒還是氣得跳腳?

  哈,她會不會想太多了?他為了整肅厲親王的同黨忙得昏天暗地,這會兒恐怕還不知道她離開京城了,就算知道了,以他的個性,也不可能來個千里追妻……

  「走吧,我困了,去睡會兒。」她對身旁的珊瑚說道,正想轉身回艙房,沒留意到甲板上的水漬,腳步一滑,身子一個不穩,就要往前撲倒。

  她驚叫了一聲,珊瑚也尖叫了一聲,電光石火間,一只大手穩穩的握住了她的手腕,幫她穩住了身子,并提醒道:「小姐當心。」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第8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簡瓔的作品<<醫妻獨秀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