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簡瓔 > 醫妻獨秀(上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
醫妻獨秀(上)  第9頁    作者:簡瓔

  秦肅兒驚魂未定的站穩了,珊瑚也連忙過去扶她,那只大手才緩緩松開。

  「多謝你了。」秦肅兒看他穿著林曉鋒買給小廝們的統一制服,知道是自己人,笑著問道:「你叫什么名字?我怎么好像沒見過你。」

  蕭凌雪刻意壓低聲音,低眉順眼的回道:「小的阿武。小姐的繡花鞋濕了,還是去換一雙為好,免得再滑倒。」

  珊瑚連忙附和道:「他說的對!小姐,咱們快去換鞋!」

  第三章  離家出走(2)

  主仆兩人回到了艙房,珊瑚從箱籠里取出一雙繡花鞋,秦肅兒坐在榻上,心不在焉的由著珊瑚為她換鞋,心里想著阿武拉她一把時,那只手的感覺好熟悉,還有,他的身高體型也和某人類似,若是不看那張臉,她會以為是蕭凌雪來了。

  「珊瑚,你覺不覺得阿武很熟悉?」

  珊瑚漫不經心的回道:「當然熟悉啦,咱們一同上船,都相處三天了。」但其實她也沒仔細注意過那些人的長相,她只要把主子照顧好就好了。

  秦肅兒蹙眉。「是因為這樣嗎?」

  「當然是啊。」珊瑚開始鋪床。「您不是要睡會兒嗎?快睡吧!要用晚膳時奴婢再喚您起床。」

  秦肅兒這一覺睡得并不安穩,她夢見蕭凌雪在大發雷霆,他甚至下令關了城門,即便她回京,也不讓她進城……

  她醒了之后,一直回想夢境,心口像壓著塊大石似的,有些后悔不告而別。

  珊瑚沒發現主子的異樣,興致勃勃的說道:「小姐,甲板上在放煙火,您要不要去看看?其他人都去看了。」

  秦肅兒掀被坐起。「當然要。」船上也沒什么娛樂,其實挺無聊的,看個煙火倒也能解解悶。

  主仆兩人到了甲板上,就見半空中開遍了火樹銀花,幾乎所有人都來甲板上了,約莫有上百人,大夥兒望著絢爛煙火,贊嘆聲此起彼落,氣氛極是熱鬧。

  秦肅兒眼睛看著煙火,也沒注意人來人往的,一名身穿錦繡朱袍、玉樹臨風的年輕男子撞到了她。「對不住。」

  秦肅兒朝他一笑。「不打緊。」

  那男子一見到她就移不開視線,原本只是擦身而過,他卻定住不動了。

  蕭凌雪人也在近處,看到這一幕,頓時臉罩寒霜。

  她怎么回事?又做姑娘家的裝扮,多兒又是怎么回事,怎么也沒攔著?

  說到多兒,把她安置在秦肅兒身邊就是要她看著秦肅兒,可對于秦肅兒要離開京城這事兒,多兒非但一個字都未曾向他稟告,人還跟著秦肅兒走了,真真是養了只白眼狼。

  他不悅的走過去,想看看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,可是他一走近,一名小廝便神色慌張的跑了過來對那家伙說道:「少爺,不好了!夫人肚子疼,疼到一步都走不了,連話都說不出來,孟大夫說他診不出來夫人是何病癥,小的去打聽過了,到下一個靠岸的地方還要三個時辰,夫人恐怕忍不到那時候……」

  男子不以為意地道:「吃壞了肚子吧。」

  小廝哭喪著臉道:「孟大夫說不像,而且孟大夫已經給夫人服了止疼丹,可夫人還是疼得厲害……」

  男子蹙著眉,有些不耐煩地說道:「去看看吧!」他要離開前,表情一變,溫文儒雅的對著秦肅兒輕笑道:「姑娘,在下朱含玉,適才不慎沖撞了姑娘,心中實在過意不去,不知姑娘住在哪間艙房,待在下探視了家母,再帶薄禮去給姑娘賠禮。」

  秦肅兒看著他,不以為意地道:「不過是撞了一下,不必放在心上,倒是適才聽聞令堂好像身子不適,我姓秦,是大夫,我跟你過去看看令堂。」

  她這是醫者本能,直接就用上肯定句了,問也沒問一聲人家需不需要。

  佳人主動,朱含玉大大驚喜。「姑娘是大夫?」

  珊瑚在旁與有榮焉的插嘴道:「我們小姐的醫術可好了,滿京城的大夫,我們小姐認了第二,沒人敢認第一。」

  蕭凌雪此刻有種想掐死珊瑚的沖動,這丫頭是想要滿船的人都知道她的主子是來自京城的高明女大夫嗎?要不要索性在船上貼著告示?真真是多嘴的丫頭,不說話,沒人當她是啞巴!

  「原來姑娘來自京城。」朱含玉目不轉睛的看著秦肅兒。「在下和母親、表妹由慶州到京城探親,這會兒是要回慶州。」

  秦肅兒對他住在哪兒、要去哪兒壓根沒興趣,只催促道:「朱公子,令堂不適,我們快去看看吧。」

  「哦哦,好。」朱含玉如夢初醒,連忙領路。「姑娘請隨我來。」

  七彎八拐,上了西邊艙房,蕭凌雪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后頭,前頭誰也沒回頭,自然沒人發現他跟著進了艙房。

  房里好幾個丫鬟婆子在伺候,一名四十多歲的婦人躺在床上直喊疼。

  「都讓開!」朱含玉揮開了丫鬟婆子,殷勤萬分的為秦肅兒領路。

  秦肅兒走到床邊坐下,從寬袖里取出了聽診器,這寶貝她為了隨身攜帶,讓潤青在每件衣裳的袖里縫了暗袋。

  朱含玉正經八百的介紹道:「母親,這位是秦大夫,秦大夫乃是京城最高明的大夫,必定能診出您的病癥。」

  一旁站著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,不禁面露詫異。這丫頭片子怎么可能是京城最高明的大夫?看來是朱公子拈花惹草的性子又犯了,都什么時候了,還不惜把個外人帶來夫人面前,真是不知輕重!

  「誰都好……能解了我的疼……必有、必有重酬……」朱夫人咬著牙說道。

  秦肅兒掛上了聽診器。「患者,你先不要開口。」

  她的語氣極有威嚴,一時間,房里靜了下來。

  仔細聽診后,秦肅兒壓著朱夫人左上腹。「患者,是不是這里很痛?」

  朱夫人點了點頭。

  秦肅兒取下了聽診器說道:「是脾臟破裂,嚴重程度要開刀才知道,必須馬上開刀。」

  朱含玉臉色一僵。「姑娘在說什么,在下怎么都聽不明白?」

  「不明白也是正常的,等等會有專人跟你說明。」秦肅兒不再理會他,轉而對珊瑚吩咐道:「去跟吉安說我要開刀,他知道該怎么做。」

  珊瑚一愣。「奴婢……奴婢不知道咱們的艙房要往哪兒走……」

  秦肅兒嘆了口氣,敢情珊瑚是個路癡,只認得從她們艙房到甲板以及甲板回到她們艙房的路,不過……她自己也是。

  蕭凌雪實在看不下去這兩個天兵主仆了,出聲道:「小的去吧。」

  「阿武?」見他從那群丫鬟婆子后方現身,秦肅兒難掩驚訝。「你怎么在這里?」

  蕭凌雪垂首道:「小的原在甲板上看煙火,見到小姐和珊瑚姑娘和陌生人走,不放心,便跟過來看看。」

  秦肅兒果斷地道:「那好,你去告訴吉安我要開刀,讓他帶著人和用具過來。」

  蕭凌雪點了點頭。「小的明白。」

  蕭凌雪離開后,立在一旁的中年男子朝秦肅兒拱手。「姑娘,在下姓孟,是朱家的隨行大夫,姑娘適才說的開刀,可是開膛剖腹?」

  他聽同行說過,京城這一年來出了個會開膛剖腹的女大夫,且那女大夫還是翼親王妃,他思忖,眼前這人雖然也是女大夫,可她出現在這平民百姓才會搭乘的大船,是親王妃的機率便微乎其微,若說她是翼親王妃的弟子還有可能,當然也可能是學了點皮毛就來招搖撞騙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醫妻獨秀(上)  下一頁
第9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簡瓔的作品<<醫妻獨秀(上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