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下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下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下)  第6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業障?阮歲年聽得一頭霧水,不是說很好嗎?不是笑了嗎?為什么說她是他的業障?

  這分明是在埋怨她。

  ……為什么?她本來就預定再幫他挑個小廝,這個小廝是她花了好幾天的功夫,終于在今天才拍板定案的,心想他和衛崇盡聚少離多,要是身邊有個相似的人服侍,該是可以解相思,她都這般賢慧地做到這種地步,還不夠嗎?

  她到底是哪里錯了?還是他對衛崇盡的愛意深到不愿一個替代品伺候?

  這個想法像尖銳的刺狠狠地扎進她的心窩里,痛得她幾乎有些站不住。

  “榴衣,有沒有問總管大人上哪了。”

  “奴婢問過了,可是總管說不曉得。”

  “去吩咐車夫備馬車。”不管他去了哪,她今晚都得去問問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省得她多做多錯還惹得自己心痛難平。

  第十章  父親的秘密(2)

  亂風館,三樓雅房里,夏燁獨自一人喝酒。

  門開,男子領了人送上幾道菜和一壺酒,隨即在他對面落坐。

  “怎,今兒個生意不好,讓你得閑陪我用膳?”夏燁要笑不笑地問著。

  “嗯……打從大人成親后就不曾踏進亂風館,今天突然來了,我這個東家能不陪伴一會嗎?”凌湛有張非常出色的臉,五官精雕細琢般,尤其是那雙帶鉤的黑眸,能輕易勾動男男女女的心。

  “你不知道向來只有我能酸人的分兒嗎?”

  “大人想哪去了?我哪是酸你,不過是落井下石罷了。”凌湛笑容可掏地道。

  夏燁直接抄起筷子丟了過去,凌湛閃也沒閃,手一動就抓下了筷子,隨即又遞還給他。“怎么我身邊就沒個能好好說話的?”

  “物以類聚啊,大人。”

  “……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你了?”要不然怎么每個字都夾槍帶棍的?每個人都想逼死他就是了。

  “哪是,是大人今兒個心亂,沒了玩笑的心思。”凌湛好笑道。“咱們一起長大的,我還沒見過你這般怒氣沖天,到底是哪個沒長眼的惹了你?”

  “不準說她沒長眼。”

  凌湛輕呀了聲。“原來是尊夫人。”

  “別說了。”

  “嗯,我不說,聽就好,大人說吧。”凌湛自動自發地動筷,邊吃邊等著他吐苦水,畢竟已經很多年沒聽他吐苦水了,這種好事不能錯過。

  夏燁本是不想說的,可要是再不找個人說,他真怕胸口這股惡氣會將他活活憋死。

  于是他只好將他那賢妻的作為娓娓道來,最終,他道:“放眼天下,大抵也找不到像她這般嫻淑貞靜的妻子了。”

  女人大度是美德,可在他眼里,那是不在乎!

  虧他還為了她的滿足開心而喜悅,滿腦子想要回家陪她,結果她竟如此“善解人意”地送上大禮……他沒吐血是因為他身體太好。

  悻悻然地訴盡委屈,而回應他的是凌湛難得放縱的大笑,他幾乎笑趴在席上,哪有剛剛進門的幾分仙氣?

  “原來你這般好意聆聽就是為了要羞辱我?”夏燁眸色都冷了。

  凌湛笑到渾身沒勁。“你為什么不干脆跟她坦白就好了?”

  “你以為我沒想過?可一旦錯過良機,就覺得什么時候說都不對。”事實上他在等她更靠近自己一點,那時就算她得知真相會氣會惱,也絕對不會拋下他不管。

  “讓她繼續誤會會比較好?”

  夏燁嘆了口氣,一口喝盡了杯中物,才沮喪地道:“只是不想被討厭。”

  她嫁給他并不算兩情相悅,但因為他是斷袖,多少讓她覺得自在一些,如果現在告訴她他不是斷袖,他真的無法猜測她的反應,因為猜不準所以不敢賭。

  “真這么喜歡?”

  夏燁微瞇著眼,啞聲道:“沒有她,我活不下去。”他經歷過了,沒有她,他如行尸走肉,沒多久也隨她去了。

  就連他也不明白,為何他可以愛一個人愛到生死相隨?他不認為自己有那么愛她,可是沒有她……很痛,痛到他無法思考,他什么都不在意了,他只想要再見她一面,想在事發之前護住她,想她想到他愿意獻上一切交換。

  凌湛嚇到了,正經坐起,“怎么以往都沒聽你說過?”夏燁不是個容易動情之人,能讓他說出這些話,那就代表這個人擱在他心底已經久到化為沉疴了。

  “朝堂的煩心事那么多,明槍暗箭多如牛毛,光想著那些,哪有心思聊那些兒女情長?要不是意外,我也不會娶她。”

  凌湛卻笑瞇眼道:“你要是真不肯娶她,多的是法子,抗旨的事你又不是沒干過,況且你以斷袖的身分抗旨,皇上在這當頭也不會太為難你,再說白點……這事是你預謀的吧。”

  夏燁咂著嘴,就說了,有些事能騙騙外頭的蠢人,瞞不過親近的人。

  “凌湛,你回來幫我吧,不繼承爵位無所謂,我幫你挪個位置。”他身邊的慕僚都抵不過一個他,他是求才若渴。

  凌湛本是定國公世子,早早就在大理寺當差,可是五年前卻辭了官,放棄襲爵,將爵位讓給其弟,只為了當個磊落的斷袖,甚至經營了小倌館,題名為亂風館。

  “你明知道我對仕途一點興趣都沒有,更何況我跟你不一樣,我是真的斷袖,我可不想像你一樣,哪天被人賜婚,折磨彼此。”他現在多自由自在,為什么非得要將自己關進牢籠里?

  “有我在,沒人會給你賜婚。”

  “所以,你的對象要從崇盡變成我?”凌湛皺起眉,十分不茍同。盡管夏燁外貌俊美,但實在不是他愛的那口。

  夏燁頓時黑了臉。“難道我只能用這種法子護著你?你也未免把我瞧得太扁了。”

  “與其說服我,你不如想想怎么跟尊夫人解釋,否則真不知道下回她會再給你塞什么人,一個不小心要是著了別人的道,收了哪家的眼線,那就麻煩大了。”話落,他舉起酒杯敬他。

  夏燁臉色黑得更徹底了,他也知道凌湛說得有理,偏偏他怯懦得開不了口,連他都不信自己竟然這般沒出息。

  “你這回是遇到對手了。”

  “不,是業障。”他一輩子以欺人為樂,如今報應來了。

  凌湛被他逗樂了,笑聲不斷。

  “……大人。”門外,夏煜低聲喊著。

  “做什么?”

  “夫人來了。”

  夏燁端酒杯的手一顫,酒撒在袍子上,凌湛見狀,抽了方巾往他身下擦去,適巧門板被推開,這一幕就落在阮歲年眼里。

  她瞠圓了眼,夏燁也傻住了,而凌湛幾乎快忍不住笑意。

  這也太巧了些,是不?

  阮歲年緊抿著嘴,轉身就走。

  “你還愣在這兒做什么?趕緊追人。”凌湛催促著,壓根不希望自己被誤解和夏燁有染。

  夏燁回過神,一把沖到門外,在阮歲年下樓前將她攔下。“丫頭。”

  “……你可以玩樂,我回去了。”她噙著鼻音道。說起來她早該有心理準備的,上了馬車后,她就猜他是來亂風館,既她猜得出,心里其實是有底的。

  “丫頭……”天要滅他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  阮歲年吸了口氣,緩緩抬眼,努力揚起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花。“沒關系的,我不會攔著大人。”

  “不是的,你誤會了。”

  “誤會?”

  “我跟凌湛不是那種關系,我們是從小一道長大的好友,剛剛是我打翻了酒,他替我擦拭而已。”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下)  下一頁
第6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下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 上海快三开奖预测头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直播 基金配资平台 上海11选5五单最多多少期没开 云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时时彩缩水手机版下载 时时彩辽宁十一选五 12043期胜负彩博彩 股票分析师 北京pk10赛车群二维码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时时彩二星组选 河北快3倍投方法 排列三杀号99%准确定胆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北京快中彩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