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顏色: 字型:   字體顏色:   雙擊鼠標滾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大人有福妻(下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下)  下一頁

大人有福妻(下)  第9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夏燁見她玉白小臉瞬間翻紅,那嬌羞模樣實在讓人十分心癢,那雙大眼含羞帶怯地偷覷他,直教他心旌動搖。

  還好,她并沒有生氣,似乎也沒有排斥他,盡管滿臉羞意還是朝他走來。

  “廚房已經在備膳了,大人要不要先去沐浴?”問的同時,她已經動手替他脫下官袍。

  “……好。”接過她替他備好的衣物,他進了凈房。

  待他出來時,晚膳已經端進屋內,她已經夾了一碟子的菜。

  “晚膳備的都是大人喜歡的菜色,近來天候有點轉熱了,所以備了可以消暑提神的雞湯,大人一會多喝點。”她盛了碗湯遞到他面前。

  “多謝。”他嘗了口,只覺得湯汁頗爽口,于是多喝了幾口才開始用膳。

  阮歲年偷偷地打量他,見他確實喝了一碗湯后,開始在腦海里沙盤推演著小冊子里的各種方式。

  “臉怎么還紅紅的-?”

  “……咦?”阮歲年撫著臉,干笑著。“天氣熱吧。”總不能說她滿腦子淫思邪念,搞得自己臉紅心跳吧。

  “是嗎?”原以為她是害羞,結果是因為天氣熱?夏燁挑了挑眉,用了幾口飯后,不知道怎地連他也覺得有些躁熱,更古怪的是,他似乎有些困。

  “怎么了?”瞧他又是捏眉心又是按額角,像是不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藥效的關系。

  四嬤嬤說,這藥吃下后會覺得困,再過一刻鐘就會渾身像是著火般熱。

  夏燁吁了口氣,揚笑道:“沒事,一會用完飯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

  “喔。”她垂著眼,愈吃愈慢。

  他想跟她說什么?說他再也不愿與她同床?說昨晚是因為他犯病了才如此?

  如果他說的是這些,她寧可不聽,而且這更加堅定了她今晚的決心,非要將他推倒不可。

  夏燁已經用完飯,喝著雞湯等她吃完,可不知怎么搞的,他困得眼皮子都快要張不開……怎么可能?他這一輩子還不曾這么困過,困到像是被下了藥……

  他心頭一頓,不由抬眼看著她。

  他從不吃宮里的膳食和茶水,能對他下藥,唯有在他府里,他回家只吃了眼前這頓膳食,不會是她對他下藥吧?

  她想做什么?將他迷昏,離開這里?

  “大人,你怎么了?”瞧他連坐著身子都搖晃了起來,阮歲年忙站起身攙著他。“先到床上躺一下吧。”

  夏燁不肯,緊抓著她不放,啞聲問:“你對我下藥?”

  阮歲年嚇得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,只能用力地搖著頭,否認。“沒有!”

  “真的?”不是她,難道會是萬更年?可他沒吃什么他給的東西阿。

  “真的,你還是先到床上躺一會。”

  “你會陪著我吧。”他緊揪住她的手。

  “當然,我會一直陪著你。”扶著他躺到床上,他還緊握住她的手不放。

  “你的手……”他想起她的手心有傷,藉著看她的傷勢想甩開這該死的困意,卻瞥見她的手心似乎有點紅腫,傷口像是有點被拉扯過。

  “怎么看起來比昨兒個還嚴重?忘了上藥了?”

  她嬌羞地垂斂長睫,聲如訥訥地道:“昨晚你拉著我的手……發泄了幾次。”

  夏燁瞠圓了眼,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什么。他……該死的他到底對她做了什么?他到底有多慾求不滿?

  更吊詭的是,這一刻,他感覺自己的慾望高漲著……他干脆睡著算了,總好過被她發現自己這不堪的一面。

  想著,不再抵抗睡意,他幾乎是瞬間就沒了意識。

  阮歲年見他閉上了眼,等了一會才輕喚了聲,見他一點反應皆無,她趕緊從床底下找出一捆麻繩,捆綁住他的雙手,另一頭則綁在床柱上。

  看著沉睡的他,她心里萬分緊張,辣手摧花這種事真的不是人人都做得下手,可是事到如今,她也沒有退路了。

  爬上床,放下床幔,她脫得只剩貼身衣物,然后顫著手拉開他的腰帶,卻沒有勇氣拉下他的褲子。

  她的心跳得又快又急,心跳聲大得嚇人,幾次伸手又縮手,決心和從小的禮教正劇烈拉鋸,她壓根沒發現床上的人已經逐漸轉醒。

  夏燁微瞇著眼,覺得腦袋有些渙散,無法凝聚思緒。

  這是怎么回事?為什么覺得好熱?

  正忖著,像是有誰褪去他的褲子,有意無意地碰觸著他的下身,他抽了口氣,張眼望,驚見有人伏在他的腿邊,濕熱的舔弄教他悶哼了聲。

  “……誰!”他怒聲吼道。

  該死,這是怎么回事?歲年呢?

  他掙扎著要起身,卻發現自己的雙手竟被捆綁住,而伏在他腿邊的人抬眼,小臉羞紅得像是燙熟的蝦子。

  “……丫頭?”他沒有看錯吧……她剛剛在做什么?

  “大人……”她怯怯地喊著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他粗聲問著。

  他的娘子,莫不是在侵犯他吧?

  “我……”她渾身發抖,猛地一咬牙,當著他的面褪去了貼身衣物,跨坐到他身上。

  夏燁狠抽口氣,覺得渾身的血液都逆沖著直朝身下而去,那柔軟的貼觸幾乎要將他逼瘋。

  阮歲年止不住顫意,攫住了他飽滿的灼熱,試著要從他身上坐下,卻是怎樣也無法順利,急得她快掉淚。

  她不知道藥效能夠支撐多久,就怕藥效沒了,她都還不能成事。

  夏燁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瘋了!“蠢丫頭,你到底在做什么!還不趕緊放開我!”也不想她昨兒個才和他圓過房,今日還如此,她以為她受得了嗎?

  到底是哪個混蛋對她說了什么,才教她生出了侵犯他的念頭!

  阮歲年被他吼得瑟縮了下,眼淚已經在眸底打轉了。“你再忍一下,等我完事了再放開你。”橫豎終究會教他瞧不起,至少要讓她完事她才甘心。

  于是她再接再厲地努力著,可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還是他剛才吼得太兇,她愈來愈不順利,急得都慌了。

  “到底是誰教你這么做的!”夏燁發狂似地吼道。

  “沒人教我,是我自己要這么做的!”她被吼得掉淚,干脆豁出去了。“我是你的妻子,我想要成為你名副其實的妻子不對嗎?”

  夏燁傻眼地瞅著她。“可是……昨晚不是……”

  “沒有,你昨天就只是拉著我的手……”她噙著濃濃鼻音控訴著。

  還不是該怪他,要是他昨晚就成事了,她何苦這么做?“你是斷袖啊,我想跟你當夫妻,不對你下藥,哪有機會?”

  她說著,強硬地往下坐,瞬間倒抽了口氣,這實在痛得她不敢動彈。

  “我不是斷袖!”夏燁暴咆了聲。

  該死的!他怎會讓自己被逼進這種窘境?

  情慾在他體內爆開,彷佛連意識都快被吞沒,他感覺獠牙快要冒出頭了,她卻在這當頭打住不動。

  “……嗄?”

  “我不是斷袖!該死的,蠢丫頭還不趕緊松開我的手?”他死命地掙扎著,壓根不管麻繩勒痛手腕,他只想解脫。

  “我沒有辦法……”她僵在原地,窒礙難行。

  夏燁粗喘著氣,怒喝了聲,硬是扯斷了挪在床柱上的麻繩,再將手伸至她面前,粗嘎命令,“解開!”

  阮歲年委屈極了,只能乖乖地幫他解開麻繩。

  就在麻繩解開的瞬間,他坐起身,一把將她按入懷里,教她痛苦地哀嚎了聲。

  “這下你可痛快了,嗯?”他粗聲粗氣地問著,埋在她的體內,用最后一分理智控制自己。
歡迎您訪問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,www.30345039.buzz努力做最好的免費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!

上一頁  大人有福妻(下)  下一頁
第9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免費閱讀網www.30345039.buzz
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大人有福妻(下)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言情4全本港臺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www.30345039.buzz!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